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我读丰子恺  

2016-10-05 22:15:30|  分类: 旧文新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触目横斜千万朵 赏心只有两三枝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闻说春已归来,一直案牍劳形,不曾出门探看。今日闲愁,逃离书桌,扶杖户外,却原来果然春深似海。唔,春寒料峭,岁月不饶人,还是多些穿戴!

想来已是春半——枝头煞是喧闹,怎禁得足下落红无数!竹篱小径,此地曾来过多少看花雅客?俱往矣,止剩臃肿老者,前来祭奠落花天气……

赏花亦如交友罢?红尘滚滚,众生芸芸,匆匆无涯过客,有多少知心知己者?不过三两好友!

人生要知足,如此甚好!尽管有,些许寂寥。

 

今夜故人来不来 教人立尽梧桐影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不是已经约好了么,今晚来此一聚,夜色如潭,山深似海,正好就着月光,把盏言欢。听山风轻吟,松涛阵阵,泉水叮咚。一间东倒西歪屋,两个天涯沦落人,饮少辄醉,哭一阵,笑一阵。

从分别的那天起,我们已经多少年不曾相见?如今,青衫依旧,心已沧桑。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仕途上是否得意,经济上可曾发达?娶了何氏为妻,生了几双儿女?我自那年金陵别后,归隐此山,已经数载。山上方一日,世上多少年?到如今,已不知今夕是何夕。早年间的书生意气,早已换做眼前的清风明月,流水弦歌……

所有这些,我都早已预备下了,只等你今夜来访,且与你抵足而眠,共话衷肠,谁管他山下鸡啼如雨,山上晨钟乱响?可是,直到现在,夜色阑珊,残月如钩,梧桐影重,芦荡风起,宿鸟倦飞,玉兔生怨,为何还不见你的面影?

今夜你还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人散后 一钩新月天如水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岂有胜友如云?不过三两知己。夜宴已罢,曲终人散,止剩一钩新月,半卷垂帘;廊柱无语,杯盏空寂。

想必酒温尚在,而座下却已不见了饮者。此际,是力不能支,早已酣然入梦,还是胸胆开张,正在灯下对语?抑或留客不住,执手相牵,踉跄送别?

久别重逢,固然一大乐事;相见愈欢,人散后,其情更加不堪。

人生滋味,相见莫如思念。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总是到了这般时候,便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起坐踱步,又上西楼。依然是垂帘半卷,栏杆依旧,新月如钩。昨晚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高树风乱,夜凉如水,心事无涯!

宽袍大袖,愈显伶仃瘦骨;半生辛劳,已然霜染白头……都已是这般年纪,为何还总这么放不下?是羁旅游子,夜夜思乡情深?是仕途失意,至今耿耿于怀?还是忽忆少年,悲欣一起都到心头来?

你不说话,一袭背影,算作回答。

人到何时意气平?我有一言君且记:情到深处,独自莫凭栏……

 

月上柳梢头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早早梳洗停当,又来到那个熟悉的地方——新柳下,粉墙外,近处小河,远处青山。还记得那个千年之盟么: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青苔踏遍,月移影动,泪湿鲛绡。不知道已经在这里伫立了多久,张望了多久,煎熬了多久——水面上一声鱼跃,也不由人一阵脸红心跳;远处谁的脚步悄悄,也让人不禁喜上眉梢……只可惜,“过尽千帆皆不是”,惟让人一声轻叹,两眼酸楚!

该不会这么无情啊,曾经无数次相约:莫因风雨误了佳期……莫不是家中牵绊,或是道路曲折?莫不是旁逸斜出,郎心生变?

今晚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苦等;纵然郎心似铁,也要等你等到月落乌啼,春衫凉透……

 

昔年欢宴处 树高已三丈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那时节,这里或许是深宅大院。门外车马喧闹,你来我往,拱手相揖;门内高朋满座,笑语盈盈,酒香四溢。而今,时光一去多少年,故地重游,惟有断壁残垣,玉阶空在,荒草萋萋!昔日好客的主人不知现在哪里安顿,如云的嘉宾一夜之间星云散尽……

沉思前事,一切恍然如梦,但梦中的一切却仿佛就在昨天。昔年那棵高不过头的幼苗,如今已长成了参天大树。一阵风来,哗哗作响,摇落满地叹息……

 

好鸟枝头亦朋友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严寒已经禁锢了我整整一个冬天,失去的不仅仅是飞翔的翅膀,还有自由的歌喉。现在,终于好了!栖息在新春的枝头,怎能不为她纵情歌唱?

其实,歌唱有时候并不完全为了听众,或是为了自我陶醉,或是为了感恩季节。一个真正的歌者并不一定非做俞伯牙,即便没有了钟子期,他的歌吟也不应该停歇,因为还有蓝天白云,杨柳春风,奔跑的小溪。

你在不在,你听不听,我都要深情地歌唱,一如既往。除非有一天被风雨埋葬,连羽毛也腐烂在土里……

 

前面好青山 舟人不肯住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或许不止一次催促过船家了罢?看他裤管高挽,腰身成弓,想必已经十分用功。舟行处,水流也急,波痕也深。

桨声咿呀,左岸风景如画,而你却缩颈笼袖,不知作何思想。形容萧瑟,一派潦倒,料尔不善经济;青衫长袍,形状堪怜,定是读书人无疑。

如此行色匆匆,可是久居他乡,忽然起了客愁?昨夜几更成眠,今日几时动身?水天无际涯,何处是归程?

 

一肩担尽古今愁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山道旁那两颗乌桕红透了的时候,就是再次离开家门的时候。从此,又要一个人孤独地漂流了,或在他乡荒凉的小村与小村之间,或在喧嚣的城市与城市之间;一顶草帽遮蔽风雨,一卷铺盖温暖寒夜……

不需回头。男人的脚步就应该不停地奔走,男人的肩头就应该一头挑着妻儿的叮嘱和目光,一头挑着生活的重担和责任,风里雨里,再苦再累,只要一个人默默承受。

 

不宠无惊过一生

 我读丰子恺 - 龙亭湖 - 龙亭湖

   

贵族血统的俄罗斯伟大的文学巨匠老托尔斯泰,一出生就继承和拥有广袤的庄园和众多的奴仆。年轻时的他,曾经是一个整日沉迷于风花雪月、放浪不羁的公子哥儿。但他为此并没有感到多少真正的快乐。后来,这个昔日的“少爷”忽然幡然醒悟,一朝改邪归正,先后写下了《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复活》等世界文学宝库中永垂不朽的“三部曲”。晚年的托尔斯泰想起年轻时的胡作非为,愈加追悔莫及,痛苦不堪,以至最后决定完全放弃一切,远走他乡,梦想做一个一无所有的农夫。一年冬天,82岁高龄的托尔斯泰终于完成了心灵的忏悔和自我救赎,一个人悄悄离家出走,仅仅10天,这个俄罗斯痛苦而孤独的灵魂,就连同他的那部飘洒于胸前的著名的大胡子一起,客死于异乡一个冷清的小火车站。

老托尔斯泰之死,令人想起一个人生难解的命题:究竟什么样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拥有财富就是幸福么?托翁的悲凉结局告诉我们显然不是。

丰子恺先生对于什么是幸福的答案如下:

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粗布衣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生平淡无奇而自食其力、自得其乐的普通劳动者最幸福。他们的幸福秘诀只有四个字:简单,平静。

如果托尔斯泰早一些看到丰子恺先生的这幅图画,他也许早就获得了心灵的大宁静,也不至有后来的整个俄罗斯之“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