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知止  

2016-08-25 23:50:16|  分类: 小坐片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去几个平时并无交集的朋友那里,翻看了多篇文字,感到写得真好。好就好在写得很平静,没有过于情绪化的语言,懂得节制。

我本人虽是一个情绪化的人,但近些年却越来越偏爱平实简淡的文字。周作人的冲淡,沈从文的“牧歌”,汪曾祺的家常,都让我爱不释手。这其中,汪曾祺先生的小说和散文尤其有味道。他的小说《受戒》,以我看,比其老师沈从文先生的《边城》更耐读。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就是因为写得节制,含蓄,但又不失深情和浪漫。他自己说是记多少年前的一个旧梦,我读了多遍,也觉得像是一个美好而惆怅的旧梦。他的几篇小品文如《牌坊》、《槐花》、《闹市闲民》等堪称代表。他写告别沈从文先生,——“我走近他的身边,看着他,久久不能离开。这样一个人,就这样地去了。我看他一眼,又看一眼,我哭了。”。他写在玉渊潭与放蜂人一家美好的相遇及分手,说,“玉渊潭洋槐花盛开,像下了一场大雪,白得耀眼。”“玉渊潭的槐花落了。”

这种节制是一种境界。只有内心平静的人,才能写出让人读了感到安静的文字。这种境界也可以用另两个字概括:知止。能做到这两个字的人不容易,也算是生活中的“活庄子”。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