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情怀  

2016-07-16 11:02:31|  分类: 掌灯时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95岁的瞿独伊至今还对其父瞿秋白充满“好奇”

“我始终不明白,儒雅的书生,和壮烈的革命者,哪一个是我的父亲?”

其实,瞿独伊何尝不懂——书生本色是侠士。秋白先生如此,“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等许许多多悲歌慷慨之士莫不如此。


灯光下长久凝视一个老人的脸,会感到疼痛。

像突然想起故乡的老屋,河流,庄稼一样疼痛。像想起童年时光温热的手掌,青春岁月边关的黄昏,无数次走向远方的心情一样疼痛。

疼痛之余,应该为还能拥有这一方温暖的巢穴感到庆幸和知足。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