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敬畏年  

2015-02-18 10:34:26|  分类: 故里芳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盼望过年又害怕过年,这是小时候的心态。盼望是因为过年时能够玩得尽兴,而对于吃穿倒不怎么在意。记得那时每逢过年做了新衣新鞋,我都是让邻家的康先替我穿个半旧再还给我。从某种方面来讲,我是个不喜欢太过鲜艳和太过抢眼东西的人。

害怕主要是过年的禁忌太多,因为无法改变,就只有照章遵循,因此对过年就多了一层忌惮。

母亲和姐姐在烹炸一干年货,鸡啊,鱼啊什么的。炸出来的第一锅东西先要敬奉给灶王爷、灶王奶,其他人即便是全家人最宠惯的我也不能乱动。油在锅里沸腾,此时最忌讳有人说渴或喝之类的字眼,据说你一说,油就耗得快。那时油金贵。看到母亲姐姐们虔诚的表情,我感到很好笑。常常在她们最紧张的时候,故意冒出来一句“我渴了”之类大不敬的话。母亲姐姐一凛,都一齐狠狠瞪了我一眼。我一看,顽劣心态更加强烈,一叠声有节奏地亮着嗓子捣乱:“我想喝——油!”“我想喝——油!”特别将“油”字语气加重。一下子把母亲和姐姐惊呆了,也气笑了。姐姐拿起一只正要下锅的鱼头朝我扔过来,我嘎嘎笑着一溜烟跑了。

大年初一起床前后也有许多讲究。比如,家里人谁没起床,你不能喊,而是要在床边轻轻咳嗽或是弄出其它什么声响让其“自然醒”。积存了一夜的秽物必须要等吃过早饭后才能排解。开门后做的第一件事先放一挂鞭炮。门一旦打开就不能关上——母亲说这是要让财源滚滚来。虽然年年如此,直到我长到十几岁家里也没见发财。从初一到初五,你不能挖耳朵,也不能理发——据说,挖耳朵意味着“挖窟窿”,理发容易对舅舅不利。反正,一到过年,时时处处都得小心,大意不得,仿佛神就在头上身边,瞪着两眼亮炯炯地在盯着你。

后来我当兵走了,一走就是10多年。有时偶尔回家过年,虽然已经变成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更加百无禁忌,却不再像儿时那样故意“反叛”传统,而是按照母亲的意愿,只要是她想做的过年仪式都顺着她来,我甚至还在缭绕的香烛光影中,虔诚地跪下来,冥冥之中默默祷告,祈愿母亲健康长寿,家人四季平安。

现在,我已经完全理解了母亲过年时的那份敬畏,她所敬畏的不是那个叫年或神明的东西,而是对岁月的无常心怀惶恐,对亲人的那一份挂怀和深爱一直在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