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山上有棵乌桕树  

2014-09-02 12:53:20|  分类: 纯属瞎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章

    其实,晓玲早就想好好地痛哭一场了。

    在雨亭当兵走后这么多天里,她一直沉浸在一种沉痛的悲伤中。有时周末回家,她一个人都不敢再去村西的那条河边了——那里,曾经是她多么喜爱的一个地方啊,现在,只要一想起,她的心忽然就会“咯噔”一下,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痛。眼泪总不听话,说来就来,流也流不完,擦也擦不及。在她的记忆中,自己长这么大,好像还没有真正哭过几次。而这短短的十来个月,她悄悄地不知哭过多少回……

    为了转移这种只有她自己才品尝和体味到的苦痛,她拼命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不给自己留一点空闲——这样做,也是为了早一天实现心中的那个她谁也不曾告诉过的目标,早一天见到自己心爱的人。尽管如此,她的眼前还是不断出现他的面影,甚至做着做着练习题,竟然毫无意识地就写出了他的名字。她一阵恍惚,不知不觉泪水已经把眼前的草稿纸都洇湿了……本来,她的成绩一直很稳定,从初中开始,始终在班里保持前三名的位次,这段时间却呈直线下降趋势——班主任杜老师为此还和她谈过两次话。

    不过,坚强的晓玲最终还是在苦痛的泪水中战胜了自己,以700多分的高考成绩实现了暗许的心愿。得知她报了东南大学,老师和同学都很不理解:按她的分数,完全可以上比东南大学更好的学校啊。但看晓玲的表现,好像比上北大清华还高兴……

    现在,当这一天像梦一样到来的时候,一种悲喜交加的情绪瞬间决堤——在日思夜想的人面前,她怎能控制得了自己的眼泪呢!

    听了晓玲断续而动情的讲述,雨亭的眼里也早已噙满泪水。他上前紧紧抓住晓玲的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就那么使劲抓着她,越握越紧……忽听晓玲“哎哟”一声,雨亭一个激灵,忙问,怎么啦,怎么啦?

    晓玲羞涩地看了看惊慌失措的雨亭,咬了咬嘴唇,说:

    “你把我的手攥疼了……”

    两人相互看看,都不禁破涕为笑。

    让我们暂且原谅他们的如此“情绪化”吧,他们毕竟才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对于疼痛和快乐,表现得总是比成人更加敏感和强烈。

    “雨亭……哥,你不会笑话我吧?”

    晓玲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雨亭笑了笑,说:

    “怎么会呢。不过,今后可不能再那样了——再那样魔魔怔怔的话,我担心你有一天会得精神病。”

    “你!”晓玲的脸刷地一下红了……

    八月底,晓玲该去学校报到了。雨亭把她送到校门口,迟疑地说:

    “我就不进去了吧?别人看到了不太好。”

    晓玲故意逗他:

    “那有什么呀,别人问起来,我就说你是我……男朋友。”

    说完,自己倒先红了脸,雨亭向周围看看,也感到脸上一阵发热。

    他们约定,等晓玲真正安顿下来,两人每周都要到蒋山去玩一次,看看那棵“家乡”的乌桕树——晓玲并且要求和雨亭拉一次钩,说,到时候,谁不到谁是小狗。

    雨亭清楚地记得,自从他和晓玲升入中学以后,他们几乎就没再有过肢体上的接触,少男少女的羞涩,使得他们身体的距离看似越来越远,但谁都知道,其实,他们并没有远离,心是相通的,并且正在悄悄地越走越近,近到能听到彼此的脉动和心跳……


山上有棵相思树 - 阮郎归 - 阮郎归

 (插图:徐小稀作。致谢。色彩有所调整。致歉。)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