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山上有棵乌桕树  

2014-08-31 22:28:57|  分类: 纯属瞎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让雨亭绝对没想到的是,接近八月下旬的时候,晓玲居然跑到部队找他来了。

    那天是个周末,刚吃过早饭不久,营门卫兵打电话告诉雨亭,说有一个姑娘来找他,让他过去带人。按规定,凡是亲属到部队找人,必须要本人亲自去接。雨亭一头雾水,他在这里时间不长,石城(部队驻地所在城市)并没有所熟识的人,何况又是个姑娘。会不会弄错了?他刚挂了电话又急忙抓起来回拨到营门卫兵那里进行核对。

    “哎,同志,我的耳朵听力没有问题呀。这个姑娘明明说要找夏雨亭,除非你不是夏雨亭!”

    卫兵在电话里不无挪揄道。顺便说一句:雨亭姓夏。

    他又连忙问,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马晓玲。”

    血,“轰”地一下冲上了雨亭的头。

    “谁?谁?”

    他抓住话筒几乎是在叫喊。

    没听清对方嘟囔了一句什么,紧接着“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至少有那么一阵子,雨亭懵了,头脑几乎一片空白。他宁愿相信,美国空军刚刚在一分钟之前抓到了外星人,也不敢相信,此刻晓玲会来找他……

    营门口果然是晓玲。正在那里焦急地向营院里张望——两条辫子不见了,剪了不算短的短发;上身穿一件月白的短袖衫,下面是一条深蓝色的裙子。如果是走在大街上,雨亭一眼恐怕还认不出她来。看见咻咻喘着气的雨亭,晓玲脸上顿时放出光来。但很快,一种雨亭从未见过的羞涩表情将晓玲整个淹没:她张了张口,却没发出任何声响,紧张得赶紧低下头,手里慌乱地摆弄着手提包,两眼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移动……看她这副表情,雨亭也不自然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只是僵硬地从地上拎起晓玲的一个提包,用眼神示意晓玲:跟我来。

    他们刚迈出没两步,忽听身后传来卫兵们一阵压抑的吃吃笑声。两人更不好意思了,谁也没敢回头,一前一后,拉开不短的距离,往部队招待所走去。

    进到招待所房间,晓玲迫不及待地告诉了他一个再次让他绝对想不到的消息——

    在今年的高考中,她被石城的一所著名高校东南大学录取了。她这次就是来报到的,顺便先来看看他,想给他个意外惊喜。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