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词牌之美  

2014-08-24 16:01:58|  分类: 2014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会填词,却爱读,年少时尤为热烈。现在所能记起或背诵的,多是那个时期“用功”的结果。有意思的是,最初对词的喜爱,竟是受了词牌的吸引。

    词牌之美,从字面上就能感受得到。蝶恋花,既形象生动,又通俗易懂。毛泽东当年一阕《蝶恋花·答李淑一》,使得这一词牌走向大众,广为人知。浪淘沙,使人想到,如流的岁月中,百代过客都被雨打风吹去;渔家傲,一生都在为功名利禄奔波,怎比得一个自由散淡的江上渔翁、烟波钓徒?

    有的词牌给人以感官享受。如醉花阴,桂枝香,沁园春,满庭芳。有的给人以动态美。捣练子:仿佛听得见静夜里棒槌起落,声声入耳;浣溪沙:有妇人临水浣沙,清流濯足,水波荡漾;踏莎行:芳草古道,谁的脚步轻轻?有的深情款款。长相思,诉衷情,忆秦娥,乌夜啼。有的充满喜感。贺新郎:花炮红烛,笙箫齐鸣;永遇乐:寄望一生无烦恼。只是,愿景虽好,恐难实现。有的有异域风情。菩萨蛮,苏幕遮。有的本身就是一幅画。凤凰台上忆吹箫,东风第一枝……

    至于阮郎归,出处和典故耳熟能详者更多。前博友南有乔木在其日志中曾以《博友网名赏析》为题,对我的博客网名作了这样一番解读:“博友‘阮郎归’为词牌之名,其名来自《神仙记》载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药,遇二仙女,留住半年,思归甚苦。既归则乡邑零落,经已十世。此名应有沧桑之感,不过观博主之文,应为性情中人,可是也想效法刘、阮神游天台,得遇仙姝?”乔木之外,另有许多博友亦作如是观。

    我的回答是,也不是。说是,因为阮郎归的确是词牌;说不是,有理由:敝祖上本姓阮,本人是男丁——少年思远游,青春不还家。故里草木深,忽然阮郎归。

    如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