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山水又一程  

2014-08-16 10:56:32|  分类: 遍地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年,走过不少地方,有的盘桓的时间较长,十几年的都有;有的停留的时间很短,短到连方向都还没找准就又走向下一段旅程。

    南京很大,但我对它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了我小时候生活过的母亲的村庄。我与南京有浓得化不开的结,那里留下我过多的年少轻狂,青春激流,人生叹息,至今依然斩不断,理还乱。开封是我的故里,除了少年时懵懵懂懂跟着哥哥回去过一趟,此后数度经过那里,尽管胸口发热,却不曾停下脚步——爷奶早已过世,父亲埋骨远方,叔父也于前些年溘然长辞,四个姑姑都作星云散,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我文字中所呈现的故乡,其实是指我和母亲曾经共同生活过的那个村庄,与开封基本上没有多少交集和瓜葛。

    但我不能就此否认我与开封存在着某种天然的血缘关系,所以,在个人所有的履历表“籍贯”一栏里,我填写的都是这个既让我感到陌生又感到微微作痛的地方。

    此外,上海给我的印象是,楼很高,路却逼仄,最重要的是,你到了那里,就会产生一种自己永远是“外乡人”的感觉。杭州的好处,个人认为,风景第二,历史积淀、人文秩序第一。600多万有杭州户籍的市民应该感谢老祖宗给他们留下的那么多宝贵的遗产。无锡美是美,但饮食甜得令人发腻。如果让我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饿恐怕都要饿死。因此,当那年曾经有动议想让我到无锡梅园的一个部队任职时,我死活不干。但我对无锡充满敬意,因为扬子晚报的两个编辑都是无锡人,她们曾经在一个名曰“繁星”的副刊上编发过我的不少幼稚之作,对我的人生产生过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可以说,她们既是我的良师益友,更称得上是我文学的“教母”——尽管我不是靠笔杆子吃饭的人。

    虽然我在哈尔滨只逗留过短短的几天时间,却从此对这个城市产生了非常美好的印象。街道是空寂的,人却很热心。在哈尔滨,我有一个突出的体会,想要快速了解一个城市,你只须简单接触三类人即可:出租车司机,商店售货员,宾馆服务员。我不知道其他到过哈尔滨的人怎么看,反正这个遥远而陌生的北方城市让我产生深深的留恋感。如果可以择一城终老,我愿意终老哈尔滨——只是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得起那里的冰雪严寒?

    这些年,我总是走走停停,山一程,水一程,似乎一直“在路上”,漂泊感与我如影随形,挥之不去。远行,重逢,然后告别,仿佛成了我的宿命。我究竟要向哪里去,何处才是我的归程?对此,茫然四顾,找不到答案。惟听山风忽忽,流泉淙淙,驼铃声声,马蹄嘚嘚——只知道,天涯近了,故园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