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蒹葭苍苍  

2014-08-14 21:53:40|  分类: 浔阳遗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蒹葭苍苍 - 阮郎归 - 阮郎归

 图片来自网络。致谢。

    如果不是因为早年间某部言情剧中的一首插曲,估计认识蒹葭两个字的人并不很多。蒹葭,多美好的名字呵,尽管不从“女”字,我却一直认为她具有女性的柔美,婉约,同时又有所担当,不失坚韧。

    春初水暖,新生芦芽红嫩状如小儿指头,令人心生怜爱。及夏,蹭蹭蹭往上蹿个儿,一转眼,已是亭亭玉立,光洁粉嫩,恰如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微风一起,一片细碎而繁密的私语声。秋深冬初,季节变老,枝干枯槁,芦花似雪。或可折断,绝不弯腰,风姿依然,令人起敬。黄昏薄暮,临水照影,一瞥之下,勾起谁的一抹乡愁?

    沟塘河渠,浅水弯滩,从不奢谈境遇,但凡有一丝活路,便可活命。一旦扎根,就随遇而安,不宠无惊,淡看云起云落,花开花谢。年轻时站成《诗经》里一群清丽佳人,苍老时古典高标可谓美人迟暮。可以成为一把柴火,温暖乡村的炉膛和雪夜;也可以采来编席,来年夏天定会有一枕清凉和酣甜;还可以入药,造纸,清火祛躁,安神静心,笔墨丹青,任尔挥洒……

    不知道的叫蒹葭,知道的叫芦苇。知道或不知道都不要紧,她们就在那里,安安静静地活着,清清白白地老去——这不要紧,只要还有哪怕一缕春风,明年她们还会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