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臣的等待  

2014-04-05 11:23:27|  分类: 浔阳遗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往坟地扫墓的路上,村里的一位年长的大哥指着远处一个小土堆问,“你听说过这个人吗?”“谁呀?”“她叫臣。疯臣。”“男的女的?”“女的。”“她死得不干净。”

    “那年她才16岁,嫁给了一个当兵的。过门不到3天,那当兵的一走就再没有音讯。臣天天跑到村口等啊等啊。一年,两年,还是没有音讯。有人说,那当兵的肯定死在外面了。臣还是天天在那里等啊等的。不知啥时候,臣疯了。半夜半夜跑到村口哭喊,一闹就停不住。她娘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一个偏方,说用苦葫芦熬水能治疯病。熬了水灌下去,还没半个时辰,臣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到了天抹黑,她爹看看不行了,就说,埋了吧。她娘说再等等,看看还能不能缓过来。她爹是个犟驴脾气,头一拐,不听,扛把铁锹就在前面走。

    “走着走着,她爹肩上的铁锹一滑,锹刃正好砍在脚后跟上,当时筋就断了。她爹气不打一处来,叫人赶快把这个害人精挖个坑给埋了。听村里几个人说,有人当时摸了摸臣的脸,发现她正在出汗,要是再缓缓,说不定还能活过来……唉,臣真是一个苦命人哪,死的那年才20出头!你看看这么些年,没一个人给她添把土,烧张纸……”

    我停住脚步,从祭祀品里拿出一部分纸钱,来到那个小土堆面前,点着了,心里默默祭奠这个苦命人。一阵风起,小土堆周围的油菜花乱颤——世界如此美好,你却遭遇了那么多的不幸和凄凉……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找到了那个当兵的爱人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