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草木性情——皂角  

2014-04-24 11:13:40|  分类: 故里芳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皂角

旧故里,草木深 - 阮郎归 - 阮郎归

 

 家乡有一首不知道算是童谣还是什么的,唱道——

扯扯捞捞

槐树底下一棵皂角

皂角发芽

谁谁会爬

皂角打纽儿

谁谁会走……

人家的媳妇都来啦

谁谁的媳妇咋没来

说着说着来到啦

喤喤啷啷来到啦

坐着轿

打着伞

头上还绾个花卷卷……

 我村的确有一棵皂角树,不过不是长在槐树底下,而是长在胖奶奶的家门口。又高又粗,几个成年人很费劲地合抱才勉强够着手。听说已有几百年的岁数了。有时候我想念家乡,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棵老皂角树,——摇一树绿荫,结许多皂荚,光滑的像初生的牛角一样——还有一年四季好像都坐在皂角树下的胖奶奶。

 我小的时候,胖奶奶少说也该有70多岁了吧。白头白眉白胖,一笑两眼就成了两条线,脸上还有两个喝酒窝儿。她笑得孩子那样前俯后仰,很脆,很亮,谁也想不到这是一个老人在“咯咯咯”笑。胖奶奶笑了。胖奶奶一“咯咯咯”,准是又把哪家淘气的小孩逗笑了。

 胖奶奶有个本事:哪家小孩淘气爱哭闹哄不好,带到坐在皂角树下的胖奶奶这里来,不一会管保孩子就变乖。胖奶奶慈眉善目,白白胖胖,笑眯眯的,再乖张的孩子都待见。胖奶奶两手拍几拍,说,“来,乖娃,奶奶抱。”正在妈妈怀里扭着闹着的孩子,定定看了看胖奶奶的一脸慈善,——哎,伸出两只小胖手,使劲儿想从妈妈怀里挣脱,想要投奔胖奶奶。胖奶奶结结实实接过孩子,先用自己胖嘟嘟的脸颊“磨”了“磨”孩子的小脸蛋儿,问,“乖娃,咱唱戏听好不好?”孩子不吱声,眼一眨一眨地盯着胖奶奶看。于是,胖奶奶就唱——

扯扯捞捞

槐树底下一棵皂角

皂角发芽

龙蛋儿会爬

皂角打纽儿

龙蛋儿会走……

 龙蛋儿就是眼下胖奶奶怀里抱着的孩子。如果换了其他孩子,胖奶奶就把上面童谣里的谁谁换成这个孩子的名字唱。

“咯咯咯”,孩子被逗笑了。“咯咯咯”,胖奶奶开心地笑了。

 胖奶奶就是一尊打坐在孩子心里的活菩萨。

 皂角树下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儿童乐园,村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在这里享受过胖奶奶的特殊教育。

 除了帮年轻的妇女逗孩子玩儿,胖奶奶在皂角树下还有很多事要做。做针线,纺棉花,缝缝补补,浆浆洗洗。一天到晚好像都在忙活。胖奶奶穿衣用度都是自己做,——种棉花,纺线,织布,浆染,剪裁,一条龙都是手工活。浆洗也从来不用肥皂、洗衣粉什么的,只用皂荚——每年农历的四五月份,皂角树开始结荚,快到年底时皂荚成熟。那么一棵大树,皂荚结得多得不得了,怎么用也用不完。剥开皂荚,放到洗衣盆里浸泡得发软,用手轻轻搓揉,直到把里面的洗衣“营养液”都挤出来,再放衣物。洗出来的东西干干净净,一点也不比现在用的洗涤用品差。阳光下晒干,晚半天收回,满屋子都散发着植物的那么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我前年回乡,胖奶奶已经不在了,那棵老皂角树也不在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三层小楼,不知道谁家建的。胖奶奶老伴儿胖爷爷下世的早,老两口一辈子无儿无女。谁建的呢?最近几次再回去,我都刻意避开那棵老皂角树曾经住过的地方,胖奶奶曾经坐过的地方。

 胖奶奶,我回来得太晚了,你们都去了哪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