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草木性情——洋槐  

2014-04-24 22:49:43|  分类: 故里芳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洋槐

   

草木性情 - 阮郎归 - 阮郎归

 

    黄淮平原许多地方习惯把大家都熟悉的那种槐树称为洋槐。洋槐树。花叫洋槐花。因为,本地区还有另一种槐树,——我的印象中,叶扁而圆,有点像鲫鱼肚;花色极类金银花。——树冠如盖,枝条披纷,皆呈下垂状。结果似豌豆荚,青中泛黄,其味也与豌豆荚相近。所以,洋槐树是洋槐树,槐树是槐树。

    洋槐树多高大,枝桠甚密,树皮皴裂,像岁月的沟回。洋槐是硬料,适合农村建房时的用檩,也可以“帮”在家具的边边框框上。不过,用之前,须得将整个木料掐头去尾,沉入河塘或深沟淤泥里浸泡一两年,沤“熟”了,捞出来,才不致变形走样。

    春天过去了许久,洋槐树混迹在许多杂树之间,因为没有任何表现,所以不够抢眼,是沉默的大多数。农历的四月一到,它们仿佛突然在一夜之间揭竿而起,汹涌而至。洋槐开花了。

    汪曾祺先生说槐花盛开时,像下了一场大雪。真神来之笔!如果从远处看,几乎所有的村庄都像一团白雾,空气中到处香气扑鼻。这种香,是蜂蜜那样的香,不是别的花那样的香——有点接近于油菜花,却比油菜花又多了层甜。走进村庄,人如同走进洇湿的水粉画里,半是朦胧,半是透明。耳畔传来不停的“嗡嗡嗡”声,那是蜜蜂在采蜜。村庄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蜂巢。

    洋槐花开的那段时间里,好像天天晚上有月光。对此,人们司空见惯,枕着带有香味的月光呼呼大睡。而对于一个远方归来的游子来说,这样奢侈的夜晚,怎么也舍不得睡,一直在梦一样的村庄夜游神那般游逛。贪婪地呼吸,疯狂地流泪,无声地叫喊,幸福得好像很痛苦。好在,没有人看见,也没有人听见。一阵风起,落花如雨,洒满一头一脸……

    我家院子里原来有数十棵洋槐,都有比我还大的树龄。因为许多年不曾住人,老屋荒废了,树也淹死的淹死,枯死的枯死,最后竟然一棵也没留下。母亲说,树都有灵性,也需要人气儿,没有了主人,它也就没有了心劲儿,不死才怪咧。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各有定数,不可强求。活着,凭的就是那一份心劲,那一份心性,那一份情义。没有了彼此的守望相顾,怎么还能枝繁叶茂,四季常青?

草木性情 - 阮郎归 - 阮郎归

 图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