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味道  

2014-04-21 23:46:15|  分类: 小坐片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渊潭洋槐花盛开,像下了一场大雪,白得耀眼。来了放蜂的人。”

    “……养蜂人两口子坐上车,卡车开走了。

    玉渊潭的槐花落了。”

    这是汪曾祺先生《槐花》的开头和结尾的文字。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是鲁迅先生《秋夜》开篇的话。

    初看好像都没有多少特别之处。回头细品,却越品越觉得有意思。啥意思?有味道。汪曾祺的文字,鲁迅写不来,鲁迅的文字,汪曾祺也写不来。

    汪曾祺家常。鲁迅奇崛。

    读书,了解作者写作的背景,意图,固然好,不了解,只是从文字中读出那么一点气氛,一点味道,或者一点欢喜,一点眼泪,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读出个“本文”的“中心思想”来呢。

    “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

    这是木心的诗句。天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读了就是觉得有意思,有味道。让人喜欢。喜欢就够了。

    河南有一个叫做王海桑的诗人。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一次,读了他的几句诗,我就开始喜欢上了这个人写的东西。

    他是这么写的——

    “你呀你就别关心灵魂了,那是神明的事/你所能做的,是那些小事情/诸如热爱时间,思念母亲/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这样的文字,读一遍就种在了心里,从此根深蒂固,拔都拔不出来。

    《散文》今年第四期一口气发了小茶的几篇作品。我看得熨帖,入心。比如小茶说,“爱到深处,会‘疼’。民间索性把爱说成‘疼’——爱谁,说‘疼’谁。”又说,“相好的,倒叫‘冤家’。‘看对面走来了俏冤家’”。

    这些个字我们都很熟,可就是悟不来,写不出,——即使写出来,也没有那个叫小茶写得有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