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货郎老狄  

2014-04-19 09:08:32|  分类: 故里芳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货郎老狄 - 阮郎归 - 阮郎归

 

    黄淮沿线有的乡下对那些走村串户叫卖小商品的人,有一个挺有意思的称呼:轰隆担挑子。直到过了多少年以后,想起乡邻对于这个职业的叫法,我品咂回味半天,还是觉得很形象,很贴切,很好玩儿。想笑。

    为何称轰隆担挑子?恐怕与他们经常拉着一辆板车或挑着一副担子卖货有关,也与他们手里摇响的一只拨浪鼓有关。

    “哎,轰隆担挑子,来。”

    大人们这么喊,小孩们也这么喊。早年间乡下闭塞,经济条件不好,轰隆担挑子是受欢迎的人。他们的车上或肩上承载着外面的世界和一些生活必需品,称得上是当年流动的乡村超市。

    那时,一个叫做老狄的轰隆担挑子,在我们那一带走动得最勤,几乎三两天就来一趟,刮风下雨也不耽搁。因为厮混得熟了,乡亲省略了轰隆担挑子这个稍显不敬的称谓,而是直呼老狄。人人都这么喊。至于老狄的名字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老狄是洛阳人,三四十岁的样子,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轰隆担挑子就是他的营生,是他一辈子的终生事业。我的印象中,老狄见了谁都笑呵呵的,——遇到年长的喊大娘大婶或大伯大叔,年轻些的喊大哥大嫂——眼长得很细,这让他看起来很和善,也可亲。有时候我想念家乡时,头脑里把该想的人都“过一遍”,这其中居然还有老狄。可见,老狄已经深入到我们那里每一个的心里。——至少对于我是这样。在我远离家乡许许多多个日子里,老狄占据着我思乡梦的重要一席,至今没有改变。

    老狄的货物都不值钱,却很齐全。女人的发卡,小孩的糖豆儿——花花绿绿,“带彩”的——男人抽的不带把儿的毛儿八分一盒的卷烟,针头线脑什么的,你需要的,他都有。过去,钱金贵,有人想买东西,拿不出来。老狄很知道体谅人,也懂得变通,拿不出钱的,用粮食或者头发辫子或者破铜烂铁兑换也可以。一时实在连这些也拿不出来的,赊账也行。十天半月的,你想起来就给,想不起来老狄也不催要。虽是个小本生意,却做得大气,仁义。这让其他一些做同样买卖的人难以插足——虽然有的也来过,但村里人却并不买他的账,最后只好灰溜溜地走了,此后就再也没有在村口出现过。老狄的“有情”买卖,做到了甚至让乡邻们排斥他的一切同行的地步。

    老狄以他的守时、谦卑、温和、厚道、仁义等诸多好品质,完成了一个小买卖人的造像,照亮了昔日乡村的清苦和灰暗,也定格在我童年遥远的记忆里。

    前些日子清明节回乡扫墓,路过一个集镇,想买点祭品,经人指点,来到一个货品较为齐全的店铺。一进门,你猜遇见了谁?老狄!满头苍苍,背微微有些驮,两眼眯缝着,笑呵呵的,不是老狄是谁?一问,果然。故人相见,一时间很有些动情。急忙掏出烟来给老狄敬上一支,老狄连连摆手说,不会。问老狄可认得我们,老狄一脸茫然,连说“得罪了得罪了,别见怪。”意思是不认识。这不怪他,他那么多年走了那么多路,见过那么多人,你让他记得每个人不可能。何况那时我们都是毛头小子,时光一晃过了这么多年,相见不相识,正常。

    回到村里,向人打听了一下老狄的情况。得知他后来娶了个寡妇,就在当地落了户,并且生了一儿一女。他还是做他的老买卖,只不过不再走乡串村,而是在小街上盘了个店铺,日子过得平平静静,生意做得平平稳稳,既没怎么发财,也没怎么受穷。挺好。挺好就好。

    老狄,祝您一切都好。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