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我们距离乡村有多远  

2013-10-08 22:29:04|  分类: 故里芳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庆长假这7天,我有5天时间在乡村度过。这是我10多年来第一次这么长时间重新回到乡村的怀抱,个中滋味,令人品咂,回味悠长。

    我家的老屋建于上世纪80年代,——几间砖瓦结构的“堂屋”,外加一间厨房,这在当时土坯房占主流的黄淮地区乡村,已经接近于“奢侈”了。据哥哥说,他当时盖房前前后后加起来花了近万元。房子建好后,除了母亲住了几年,基本上一直都在那里“赋闲”。我以为没必要,哥哥却认为有必要,理由是:哪怕让住了半辈子土坯房的母亲,在砖瓦房里住个一年半载也值了。当年我不以为然,过后想想,还是老兄说得对。去今两年,每逢清明,我都要回老家给父亲扫扫墓,烧烧纸,顺便回到老屋那里看一看。院内荒草连天,把整个墙面和房檐都“吃”了。站在远处看看,根本无法进入,其情其景,让人感慨。这次如果不是大病初愈的母亲日夜闹嚷着要回老家,我想我此生可能再也不会在这里逗留哪怕一天。还在母亲在外地住院期间,我就打电话安排村里的故旧把老屋重新整修了一遍。无独有偶,这次的花费和哥哥当初建房时的费用几乎可以划等号。我们兄弟这次意见十分统一,都为这个决定感到高兴。——不仅是为了圆母亲的一个念兹在兹的心愿,也为我们自己时隔这么多年有机会再次与乡村亲近而高兴。

    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早晨,我带上母亲,踏上了她日思夜想也是我日思夜想的故土。车子在被夜露打湿的乡村公路上蜗行,两旁是快要成熟的茂密的玉米田,空气中散发着久违的庄稼和草和泥土的味道,看着闻着,两眼迷蒙,鼻腔里一直都在发酸。这片曾经养育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的土地,是如此让人心疼!

    因为地势低洼,主要还是无人照管,院里的那些树木有的被大风拦腰折断,更多的则是被雨水长期反复浸泡而倒下的。倒下的洋槐、泡桐、楝树等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没有人打它们的主意。看来,故里民风依然淳朴。接连来了许多人,花费了近两天的功夫,把里里外外小院清理得井井有条,看起来颇为顺眼了。

    晚上,我舍不得睡,坐在院里,听秋虫长吟,蚯蚓唱歌,邻家犬吠。有月的晚上,月光如梦,使人想起了遥远的过去;无月的时候,抬头仰望星空,又找到了儿时那些熟悉的星座。常常一坐就到了子夜时分。无月的夜晚,没有路灯之类的照明设施,乡村浓黑,深不见底,有如古潭。这个世界上除了乡村,还有这样真正意义上的深夜吗?我在深夜里下潜,思想穿越古今,精神在星空下自由私奔,平日的烦恼不见了,安详得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深夜独坐,有时候感到一丝恐慌和孤寂,心灵的镜头甚至常常不自觉就切换到那些逝去的故人亲切的面容上。我分明看到,他们笑吟吟地向我走来,那个疼爱我的三妗子,那个比我还小却总喜欢当哥的四民兄弟……他们和故土一样,构成了我对这片土地永远难以割舍的乡愁。

    我与你其实离得是这么近,可是,我与你常常相距得又是那么远。我们曾经的乡村,是不是也和我们曾经的纯真的童年一样,只可回望,不能返回?你本是我的家园,可是,现在却变成了我的精神驿站。这是你的悲伤,也是我的悲伤。

我们距离乡村有多远 - 阮郎归 - 阮郎归

 

我们距离乡村有多远 - 阮郎归 - 阮郎归

故里故旧:斑鸠与麻雀(手机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