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乡村好声音  

2013-09-09 23:57:30|  分类: 故里芳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间陆续在乡下住了些日子。尽管走过不少地方,现在,我还是坚持认为,只有回到乡下,我才真正找到生活的乐趣和生命的根基。

    在乡下,感受最明显的是一早一晚两个时间段。早晨,你别指望能睡个踏实的懒觉,因为各种声音早已醒来。一声鸡鸣,引来无数和声。公鸡愈老,声音愈动听——中气十足,婉转悠扬,尾音拖得很长,像铜管乐器发出的声音那样,既圆润又浑厚又明亮。这其中,不时夹杂着一伙小公鸡们的练习发声。它们声音稚嫩,虽然竭尽全力,往往力不从心,一出口都是“半截腔”。使人想起儿童的学步,蹒蹒跚跚,一路歪斜,憨态可掬,令人忍俊不禁,直想发笑。

    我觉得最生动的还是黄昏将近时分和夜晚来临以后。秋蝉以集群的方式出现,由于数量多到无法计算,听不见个体的吟唱,只有一片密不透缝的嘈杂声。原来我以为早晨是鸟的天堂,最近才发现,太阳落山的前后,才真正是鸟类大集结的时候。所不同的是,众鸟在早晨,更多的是用心在唱歌,艺术的成分居多,而日暮时分急于归巢,则完全是为了纯碎的生活了。艺术的归艺术,生活的归生活,这一点很像我们人类一样截然分明。

    节令已到白露,早晚凉意侵人。蟋蟀逐渐式微,而蚯蚓很令人意外地活跃起来。从黄昏到夜晚,它们在深黑的泥土里不停地长吟,世界因此寂静得好像一场荒凉而孤单的梦。汪曾祺在小说《受戒》里把蚯蚓的吟叫说成是“寒蛇唱歌”,我深以为然……忽然风起,依然健壮而肥厚的杨树叶片发出一阵密集的婆娑声,远处近处传来几声无精打采的狗叫;忽然风停了,一切又归于沉寂。

    我坐在苍黑的夜里和明亮的星空下,觉得距离日常生活和喧嚣的世界是那么远,内心有时感到荒芜,有时感到饱满。屋外,大自然的好声音还在陆续上演,屋内,大病初愈的母亲已经安然入睡。守着这些,我感到自己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人啊。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5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