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清明,一场有关灵魂的对话  

2013-04-04 12:19:14|  分类: 水流花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乎每年都是如此:当寒冷还没有完全从北方大地撤退的时候,南方的春天已经汹涌而至。院内那几株颇具宋元文人画笔意的白玉兰,成了我近年来观察季节变化的“消息树”。——惊蛰前后,豆蔻梢头,亭亭玉立;转眼月余,如今再看,已是花落成殇,有了美人迟暮之象。

    就在南方大部春天将老未老之际,清明登场。

    这是一次既定的排序,也是事先安排好的一场举国参与的对话活动。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对话,更多的超越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走进了浮生又得半日闲的精神田园。

    昨天中午下了几滴雨。天气预报说,清明节期间多地有雨,甚至大雨,气温也会大幅下降。原以为今天一定是个湿漉漉的日子,坏了清明这两个字的意涵。不料早上9点多起床时,窗外却透着很强的光亮,拉开窗帘,满眼阳光牛奶中洗过一样鲜亮。正要洗漱,有人打电话来,相约去乡下走走。

    去乡下走走,是清明节气的要义之一。久困于城,终日在职场疲于奔命,应该为自己腾出一点时间,逃离囚笼般的办公室,纠缠不清的人事,喧嚣不已的市声,到山间水浒,田间草野,去泡一次自然赐予的“温水澡”,做一次全身心的有氧运动和精神按摩。

    人在路上,有时候需要让身体慢下来,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赶路的间隙,不妨小坐片刻。抬头看看天上的流云,风中的鸟影,俯身听听小河淌水,风吹麦浪,完成一次人与自然的促膝长谈,握心对晤。归来时,打量世界,就会少了几许焦躁的戾气,多了两道温和的目光。

    早在半个多月前,我已经祭拜过了父亲。对于清明祭扫活动,黄淮地区素来有“早清明,晚十月”之说,因此清明节当天,修坟扫墓、焚纸烧香的即便有,也极少。

    父亲的墓园地处一条大河的右岸,此水发源于河南省境内,诸流交汇,最后归于大海。算得上一条活水。父亲躺在这里的时候,头的朝向是河的左岸即河南老家的方向——据懂得阴阳的人说,这样,他就可以天天望见河南老家,不管走得多远,也不会忘了回家的路。

    父亲埋骨的地方,是母亲的老家。记得小时候,每到清明节气,总要牵着母亲的衣襟去给父亲上坟。青烟袅袅中,犹记得母亲的哭声,四野的风声和风中传来的一阵阵油菜的花香。从那时起,清明在我的印象中既伤感也美好。

    最近几年,每年的农历十月和清明节前,我都要到父亲的坟前来看看。按这里的规矩,十月不修墓,只烧纸。只有到了清明,才添土拢坟,对故人的住所作一番彻底的休整。父亲的墓地周围是麦田和油菜地。我当兵临走的那年种下了十几棵桐树,大半未能成活,活下来的如今都已亭亭如盖矣。农历十月,正值秋深,一片片半个蒲扇大小的桐叶纷纷飘落,其景萧瑟。清明时节,麦苗拔节,油菜花开,蜂蝶乱舞,鸟唱于风前,蛙鸣于河畔,环顾四野,一个人影也看不见,寂静得足以让灵魂出窍。

    每年的清明上坟,我都要在修葺一新的父亲的墓前坐上一阵子。纸钱的火苗蛇一样向前窜着,纸灰在空中纷纷扬扬,我自己点上一支烟,也给父亲点上一支,在心里默默地和父亲说说家中的情况,自己的工作和境遇,以及有哪些成功和失误,请求父亲给予评判和指教。冥冥之中,我仿佛听见父亲无声的教诲:这件事你做对了,那件事你做错了,你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我同样默默地点头,无声地应答,一次次回望自己的来路,一遍遍检视自己的内心……我抚摸着父亲的墓碑,就好像抚摸着久违的父亲的脸颜,冰凉的墓碑因此一点点有了温度。那一刻,我觉得我与父亲完成了一次穿越死生的拥抱,超越生命的对话。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