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故乡是一个人的心灵史  

2013-03-07 15:16:10|  分类: 沉吟至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读王开岭的《消逝的“放学路上”》,其中有一段话让我很受触动:“故乡不是一个地址,不是写在信封和邮件上的那种。故乡是一部生活史,一部留有体温、指纹、足迹——由旧物、细节、各种难忘的人和事构成的生活史。”不过,我倒愿意这么看:故乡既是一个人的生活史,其实更多的还应该是一个人的心灵史,因为,故乡之于一个人,回望、咀嚼、反刍和重现,毕竟大都来自精神层面的驻足和守望。

    何谓故乡?一个人生于斯,长于斯,或曾经歌哭于斯的地方就是故乡。自从那里接收了你的第一声啼哭,那里的一切从此就会纠缠你一生。一个人长大了总要走向远方,但不管你走得多远,走得多久,咿呀学语时练就的那一口“本地腔”,永远都再也无法彻底清除。它是你递给外面世界的一张最好的介绍信或明信片,也是故乡给你留下的另一种胎记,走到哪里都好辨认。也不要以为你只是一个人的旅,其实从你上路的那一刻起,故乡月光的温润,河水的冷暖,草木的味道,庄稼的表情,落雪的样子,下雨的心情,以及春夜的每一声蛙唱,秋夜的每一声虫吟,都已经深深种植在你心里,并且从此盘根错节,与你的心灵岁月一起生长,一直到老。

    或在某一个黎明,你突然被一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吵醒,你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早年在故乡的这个时刻。这个时刻,应该正是鸡啼如雨的时候,空气湿润,新鲜,世界好像才刚刚出生。勤快的母亲催促你赶快起床去上早课,牛和骡马不停地打着响鼻,抒情性地分别亮起了近乎西洋歌剧中那样浑厚而长的中音、低音嗓门,鸭子鹅以竞走运动员的姿势,让人焦急地左右摇摆着向池塘或河水缓慢而从容地冲刺……场面似乎很乱,其实却有秩序;声音表面嘈杂,实则是另一种寂静。没有冒犯和侵入,只有安详和清平。想起这些,情绪就成功突围,内心就不再喧哗,灵魂就得到救赎。

    或在某一个黄昏,你看到满城亮起灯火,你的心不禁一动,一霎时就像电影蒙太奇镜头那样,由满城华灯慢慢切换到故乡的一灯如豆。暮霭四起,牲口卸下了农具,蹄声悠远,走向炊烟弥漫的村庄。父亲拉着风箱,炉火照得脸膛通红;母亲在灶台忙碌,在一片氤氲的雾气中忽隐忽现。村子内外,接二连三传来女人们吆喝自家孩子回家吃饭的呼唤声……或在某一个梦中醒来,或在某一个醉酒时分,你大声喊叫一个人的名字,你当时根本不知道,那个你今生最依赖的人,那个今生也最疼爱你的人,其实早已走远了,再也不能为你提供那双温热的手掌和温暖的肩头了。当你明白了真相的时候,你像小时候有一次找不见母亲那样,哭得很惊慌,很孤单,很无助,很心疼……有时候,你觉得你离故乡已经很远很远,你却不知道,你其实离它一直很近很近,因为它始终就住在你的心里,你的梦里,你的血管里。

    一个心里住着故乡的人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可惜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和正在失去这种幸运感和幸福感。因为,一部分人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把故乡弄丢了;一部分人甚至从来就不曾拥有过故乡。

    一个生命根基和精神铺垫过于单薄的人,在其心灵发育和成长史上,该缺少了多么丰厚和温暖的一笔呵!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