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草原上琴声忧伤  

2013-02-20 20:33:44|  分类: 心事如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我觉得音乐就是一条河流。这条河流有深有浅。好的音乐是深水。——从脚踝开始,一点点向上浸漫,直到将整个人淹没,灵魂被浸泡得透湿,打捞上来时,还能拧出一汪水来。

    这是一条忧伤的河流。凡是好听的音乐,几乎都长得差不多:一脸忧郁,忧伤的样子。俄罗斯的好多好歌,《山楂树》、《三套车》、《小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就是这样。陕北民歌《走西口》、贵州民歌《小河淌水》、青海民歌《花儿》、东北民歌《江河水》等等,也是这样。王立平为87版电视剧《红楼梦》所作的曲子,《枉凝眉》、《秋窗风雨夕》、《葬花吟》、《分骨肉》、《红豆曲》,每一首让人听了都为之魂断。用大提琴拉出来的《牧歌》,像一场酣甜而惆怅的梦。听神秘园乐队的歌曲《神秘园》,毫无道理地总让我忽然想起遥远的旧时光,产生一种伤感情绪。

    这几天,我闲下来的时候,经常听呼斯楞演唱的内蒙乌拉特民歌《鸿雁》。辽阔的草原上,天苍苍,野茫茫,秋草变黄,芦花似雪,雁阵几行。谁的琴声这么忧伤?横扫过欧亚大陆的马背上的民族,为何心中总是这么孤独,苍凉,悲怆?

    这是一个终年漂泊的族群,携带着烈酒,奶茶,蒙古刀和马头琴,细长眼睛的女人,壮实的孩子,打马从一片草原到另一片草原,从一条河流到另一条河流,一生都在寻找梦中丢失的家园。可是他们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个门前牛羊成群,曾经铺满青草、开满野花的毡房……我看见,一个民族经常在深夜里燃起一堆篝火,然后把自己灌醉,接着无声地大哭。

    鸿雁还有故乡,而漂泊和迁徙,却是他们的永恒的宿命,一如我的过往和现在。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