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深夜,精神的投宿和启程  

2013-11-14 22:31:45|  分类: 灵魂出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夜晚已经颇有些年头了,如果往前推,可以上溯到我的少年时期。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偏偏就喜欢上了夜晚呢?经过多年深入地思考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白天应该属于生活,不停奔走;夜晚应该属于精神,需要栖息,抑或启程。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把夜晚丢失了?许多人惯常的情况是,一到下午下班,就一头扎进酒店或者酒店以外的什么地方,要么酩酊大醉,不知是日是夜;要么疲惫至极,回家倒头便睡。也对。城里的夜晚有什么好看的?无非是另外一个白天。城里没有真正的夜晚。对此,我感到深深失望。

    幸亏我母亲的家乡——当然也是我的家乡——还在为我保留一方深夜。在这里,每到晚上的八九点,劳动了一天的人们早早睡下了,整个村庄灯光几乎成了奢侈品。夜晚陷入一片苍黑。这反而使得我兴奋起来,似乎许多年来的漂泊,终于找到了可以放心歇脚的地方了。这里,夜很深,梦也很深。

    真对不起,在这里,我常常深夜无法入睡,因为我觉得,还有许多物事或者精灵还在醒着。比如那些深夜流浪的猫,那些还没有填饱肚皮的老鼠,那些每到一更就准时啼鸣的公鸡,那些独自吟唱的蚯蚓和蜿蜒爬行的癞蛤蟆,那些还在兀自寂寞开放的花朵——它们在表演给谁看呢?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在意它们的劳动。另外,还有一点星光,一弯月亮。几乎可以肯定,没有人在夜半更深时分不睡觉而在专注地凝视它们微弱而明亮的照耀。

    这样的深夜之前,我常常被乡邻们灌得大醉,我在大醉之余,一个人看着这样的深夜,心情既有“落地”的感觉,又有启程的驿动。天上不时有飞机来往,以我的经验判断,这是从中原机场起飞的军机,因为它们的声音让我熟悉。甚至,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已经远离现代文明,进入到一个蛮荒时空和地带,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又身在何处,将向何方……

    我为此感到幸福和满足。智者以为我大约精神错乱,我倒宁愿在复杂的官场之外,能有片刻这样的精神出游,或者像王开岭所认为的那样,灵魂出洞。

深夜,精神的投宿和启程 - 阮郎归 - 阮郎归

一天深夜,手机拍摄于母亲和我的村庄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