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守望一棵会开花的树  

2012-09-27 17:46:17|  分类: 水流花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到中秋了,老家来人,带来了母亲爱吃的红薯、芝麻叶等,顺便还为我捎来一包二妗子亲手采摘的桂花。黄橙橙的,捧在手里,像是捧住了一粒粒会散发香味的碎金子。

    二妗子送我桂花是有来历的。有一年我从部队探家时,向南京中山植物园的朋友要了一株桂花树苗,因为母亲早已不在老家住,只好栽在二舅和二妗子家的小院里,无意中顺口说了一句请他们好好照看的话。当时,以为未必成活,谁知一晃10好年过去,昔日仅到我肩头的幼苗,居然窜得比他们家的屋脊都高——最神奇的是,此树树冠状如一柄撑起的大伞,从树干到树冠,绝无枝枝杈杈。站在树下,即便下场小雨,估计都不会打湿衣服。这些年每到秋深,桂花一开,能香大半个村庄,加上花期又长,引得村民们纷纷涌进二妗子家的小院,不时发出一片惊叹。

    几年前去看望二舅、二妗子时,二妗子指着那棵桂花树说,为了侍弄这物件儿,你二舅可没少费心思,每年开春前宁肯不管庄稼地,也得先给它松土呀施肥呀浇水呀,见天儿比疼亲儿子还疼这个宝贝疙瘩蛋。看到啊,院子里其它几棵洋槐长得比它高,怕遮了它的阳儿,争了它的“食儿”,“砰砰砰”,一股脑儿都砍掉了,“你瞧瞧,”——她用手这么划拉了一圈,我拿眼跟着她的手势巡视了一遍,小院里果然连一棵其它杂树也没有。一旁的二舅听了二妗子这一番不知道是夸奖还是嗔怪的唠叨,在斑白的头上摸了一把,颇有成就感地笑了:“你这碎嘴婆娘!你忘啦,外甥当年不是说让咱好好照看着吗,孩子出去了这么多年,咱总得给咱外甥留点啥念想吧。”

    我得承认,二舅虽然没有多少文化,这句话却说到我心坎上了。作为一个从小热爱土地却在长大后忽然失去土地的人,我对那片曾经养育了我的童年、少年的土地始终充满感情——那棵桂花树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棵树,而是一个漂泊的游子对于故土的一种形象化的“念想”,它的每一段枝头和每一片叶子,都缀满和摇曳着我的遥远的热烈的思念……

    树长大了,二舅和二妗子也老了。前年秋天,二舅因病过世。我那时正在另一个看不见硝烟、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战场上战斗,根本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不可能从那里抽身回去送送他。每次想起这茬子事,心里都得好一阵子难受。

    去年也是在这个时节,我与母亲去看二妗子,还没到她家,就闻到了一阵一阵的桂花香。70多岁的二妗子一手抓住母亲的手,一手拉住我的手,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哎呀,你娘俩来得可真巧,要是再晚几天,这花就该开败了!”当天我和母亲没有走,住在了二妗子家。晚上,说起这棵桂花树,二妗子的话又多了起来。

    “你二舅活着的时候啊,有一个开啥厂的老板,相中了咱这棵树,天天儿让村里的干部领着,不断头地往这跑,软磨硬缠一心想买走。前些年呐,树还不大,出了个3000块钱的价码,你二舅死活不同意,说给再多的钱俺也不能卖啊,这是俺外甥的念想儿。这两年呐,那老板听说你二舅走了,心眼儿又动了,还是见天儿往这跑,价钱哩,出到一万多,我说,你就是给再多的钱俺也不能卖啊,这是俺家老头儿立下的规矩……”

    夜里,我睡不着,轻手轻脚踱出门去,在小院的桂花树下久久徘徊,想起二舅,心里很痛。那时,一钩弦月正在下沉,没有鸡鸣也听不见犬吠,乡村的夜晚静到思想可以和鬼神相通。一阵夜风吹来,光影斑驳中,桂花飘落如雨,落满我的头发,肩头,让人既伤感又幸福。


守望一棵会开花的树 - 阮郎归 - 阮郎归

 图为东篱小舍先生作。在此敬谢!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