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灯光  

2012-09-21 16:2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出小巷,向右一拐,就是他们的家。正屋是两间平房,座北朝南,地势略低于门口的路面。另有一间很小,是厨房。檐墙下挂着一串辣椒,被雨打得有点儿红里泛白。还有几穗玉米棒子。没有院墙,这使得他们能够轻易收留阳光,雨水和路过的风,以及过往的说话声,笑声和脚步声。

    正屋和厨房之间,有一颗大树,——叫不上名儿,叶片肥,长,硬——三四把粗细的样子,看起来很老了,浑身苍黑,树皮皴裂。枝叶却很繁茂,夏天一地浓荫,如果搬把椅子坐在树下,一定不热。起风的时候,满树一片孩童般的喧嚷。除了冬天,他们喜欢坐在门口的树荫下,一人一只小马扎,——她做针线,或是择菜,他手里一支拐杖,漫无目的地在地上杵来杵去,有一句无一句地和她搭话。有人从门口经过,他们总是抬起头来,笑眯眯地和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打招呼。

    到了晚上,很晚的晚上,他们家都不关门,好像从没有关门的习惯似的。一走出幽暗的小巷,就看到了从他们家透出来的灯光。你的心一下子就感到踏实了。如果是游子,看到这样的灯光,很容易让人忽然鼻子发酸,想起远方的家和灯光下的母亲。

    已经好些天没有看到他们了。门也上了锁。树叶开始飘落。晚上,从幽暗的小巷穿过,再也没有温暖的灯光为你照亮回家的路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