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耕读的日子  

2012-07-08 10:49:39|  分类: 水流花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的习惯:越是在紧张繁忙的时候,越是容易想起某些过去的岁月。比如这几天常常想起少年耕读的日子。

  正如我在《回望麦田》中所说的那样,初中阶段,我曾经因为家庭成员结构的变化,多次辍学回家参加与当时年纪极不相称的繁重的体力劳动。我在人生重要的少年时期,所受的教育主要来自于田野而非课堂。但我的功课并未因此受到多少影响,尤其是在课外阅读部分,甚至比当时教我的语文老师读得都多。那些课外读物都是父兄留下的,有数百本之多。上面有早已过世的父亲用成熟的“柳体”批注的遗墨,也有哥哥读书顿悟时留下的新鲜的笔迹。——父亲的所读,多为古文典籍,艰涩难懂。但我喜读陶渊明、归有光、张岱,正是从父亲那里传承而来,尽管当时大都是囫囵吞枣,不解其味。而哥哥爱看的,古今现代的小说、诗歌、散文都有,像个杂货铺子,更易于为当时的我所接受并深爱。

  在每一个回乡劳动的日子里,我都给自己制定一个学习计划:头天晚上读小说,第二天早上背诗词。小说主要读《聊斋志异》、《三国演义》、《西游记》、《封神榜》“小五义”等这些带有神话色彩和英雄主义风格的东西。——少年的血是热的,总是崇拜英雄,也梦想有一身好武艺,能够行侠仗义闯江湖。——也读苏联文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年近卫军》、《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是其中的代表。诗词主要不是读,而是背——头天晚上就抄在几张小纸片上,第二天下田劳动时,放在地头,默记几句,再去干活;中间有时卡了壳,就放下农具跑回来“找找”——我用这种特殊的“耕读”方法,先后背诵了哥哥特别为我勾画的唐诗宋词中的一些经典名作和现代不少著名的新诗。其中有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裴多菲的《我愿意是急流》,北岛的《回答》,舒婷的《致橡树》,殷夫的《别了,哥哥》,郭沫若《唐棣之花》中的“去吧,哥哥呀,我望你鲜红的血液迸发成自由之花,开遍中华,开遍中华……”背诵郭沫若的长篇叙事抒情诗《凤凰涅槃》,我花了足足三个早晨。到现在我还能不看原稿,准确地背诵其中的三分之一:“除夕将近的空中,飞来飞去的一对凤凰。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飞来在凤凰山上……”

  我现在之所以还能提笔写几句不成器的文字,大约与少年时期那段“耕读”的日子密不可分吧。

  那些日子,真是又自由又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