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回望麦田  

2012-07-07 23:09:20|  分类: 故里芳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中阶段,我有几次辍学的经历,如果校方认真一点,我可能连高中的门也永远迈不进去。

  辍学是为形势所迫。

  刚升入中学的第一年。春上,二姐披上红盖头嫁了;秋天,哥哥考取大学走了。家中只有母亲和我。平日倒也没什么,第二年的麦收季节一来,形势一下子变得严峻起来,这才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黄淮地区农村,麦收季节是一年中最庄严的时刻,也是人们付出的劳动量最大的时候;当然,也是人们最动情最幸福的一段日子。一般来说,劳动力相对齐整的家庭,三五日便可收拾得场光地净,颗粒归仓;人力单薄的小户人家,往往十天八天还忙得不能“离秧”①。

  往年有哥姐们镇守麦田,收收种种,玩儿似的,一阵风,大忙季节就过去了。他们一走,我和母亲成了麦田两个最后的守望者。一个十三四,一个五十多。这时候,家家都忙,谁也抽不开身去帮谁。我从学校请了几天假(此后多次不辞而别),第二天就迫不及待投入平生第一场麦收“保卫战”。说保卫战并不夸张,因为雷雨可能随时光临。

  农历五月的麦田,触目一片金黄。站在“飒飒”作响的麦田边,我没有感到丰收的喜悦,更多的是发愁和绝望——凭我和母亲的力量,很难将这些麦田在短短的几天内搬回家。既然没有任何指靠,那就不抱任何幻想——我带着颇有些悲壮的心情,走向麦田……

  少年用兵,最易急躁冒进。尽管母亲之前反复交待,初干庄稼活,一定要悠着点儿,不能像马驹儿那样尥着蹶子可劲地往前奔。我没听进去,还真就“像马驹儿那样尥着蹶子可劲地往前奔”。挥镰收割不大一会,握镰的右手已经磨出了好几个血泡,回头看看,才不过向前推进了10多米。而母亲的动作,看似慢悠悠的,实际上却已远远地把我抛在了后面。

  太阳正南,晌午了。母亲回家做饭,让我也歇一歇,到了晚半饷再来。我借故说先到河里洗个澡——看着母亲的身影渐渐远去,我重新操起镰刀,再一次走进麦田深处。

  寂静的午后,麦田像寂静的河流,浑黄。天空高而远,连一只鸟影也没有。太阳火一样燃烧,你似乎感不到热,只是觉得皮肤发紧,甚至有些发冷。有时候我想,没有过麦收经历的人,大约体会不到这一点,甚至以为我在说谎。——是的,那时根本已经感不到热,只是觉得头脑发懵。每当这种感觉来临时,我就暂时放下镰刀,一溜小跑,一丝不挂纵身跳进麦田西边的一条大河里,狠狠地扎上几个猛子,然后一身水淋淋地再回到麦田,发疯一样猛干一阵子。如是再三。当母亲做好饭来喊我回家时,看到一大片被我割倒的麦秆,看到浑身上下水淋淋的不知是汗还是水的我,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次午后的麦田演兵,收获不小:碾净晒干,实得小麦200余斤。当然,代价也不小:当夜高烧39度多,把母亲吓坏了。后来,我将这段经历写成散文作品,发在多年前的《金陵晚报》副刊上。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两个编辑的名字:傅新岸,邹小娟。自那以后,在几年的光景里,他们陆续给我发了数十篇东西……深情厚谊,良可感念!

  初中阶段两三年里,我逐渐学会掌握了庄稼人引以为豪的“杈耙扫帚扬场锨”诸种农具技术,我甚至可以轻松地使用长柄锄头给根底浅薄而娇贵的芝麻“择苗” ②……如果不是后来从土地上走了出去,我一定可以成为那块土地上一个出色的庄稼人。

:①“离秧”,意即缠缠绵绵,牵扯不断。

      ②“择苗”,播种芝麻主要采取用手“撒”的方法,出苗时,有的很稠密,需要用锄头将长势较弱的从根部铲除,给茁壮的芝麻苗留下生长的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