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窗外蟋蟀鸣  

2012-07-28 10:46:20|  分类: 水流花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连多个夜晚,我的窗外都传来一阵一阵蟋蟀的鸣叫。时令正在大暑,秋季尚未来临,闻之不禁一奇,因此将此情景记在了那天的心情随笔里。

按我的理解,蟋蟀是秋虫,应该因时而动。现在还不是它的季节,出来的未免早了些。这些天,酷暑难当,晚上不开空调或风扇,简直无法入睡。是真正的苦夏。有几个晚上,正是用得着电的时候,电忽然断了。人一霎时好像陷入绝境。辗转反侧,坐卧不安。找把纸扇扇扇,还没等凉快,先把自个儿给累热了。想想真是好笑!——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一阵一阵的蟋蟀声。

此虫一叫,心里无端起了一层凉意,精神恍然有出游的感觉——仿佛置身于秋水黄昏,耳畔西风雁叫,地上黄花堆积;一阵细雨,一阵落叶……人竟出奇地安静下来,不再焦躁。月光正好。照在床上,人躺在上面,好像躺在了一段河流之上;窗外虫声唧唧,听得久了,人就走入时光的荒涯,不知今夕何夕。

柳永说,寒蝉凄切。其实,秋虫更令人惆怅。岳飞《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之句,真是游子之吟,知者之言。读之,易起乡愁。蒲松龄《聊斋志异》中有一篇《促织》,写得是封建统治者横征暴敛使百姓不堪其苦。本来凄意已足,幸好后半截儿终以中国式的大团圆收场,才让人长舒了一口气。汪曾祺先生也有一篇名为《蛐蛐》的短小说,一读之下,似曾相识——分明是《促织》的白话译文。不过,对比原文,仍有不少出入。最明显的有两处:一是语言风格。这是真正的汪氏语境:家常,亲切,好玩儿,仿佛听邻家老翁讲“古”。二是情节不同。蒲公的《促织》以喜剧告终,使人蹙眉渐缓;汪氏的《蛐蛐》却用悲剧结尾,令人为之黯然。两相对照,异趣也多。

秋虫长吟,让人涌起人生几度秋凉意绪。睡不着觉,胡乱想想,随手记记,有了上面这些无主题乱奏。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