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风格  

2012-06-09 21:43:15|  分类: 掌灯时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素喜《读者》杂志。除了其中的一些美文,我还喜爱它另一种也许并不为更多读者所注意的风景——插图。一册在手,我首先习惯性地翻看插图,常常不需要看文末的标注,就能一眼看出某幅插图出自哪位画家的手笔。

  我之所以有此“眼力”,主要是根据每位插图者不同的画风作出的判断。比如,画人物画得比黑白照片更耐看更有味的那个作者叫李晨;习惯以“焦墨”入画的一定是李晓林;线条简洁画面明亮的是杜凤宝;有些禅味的是韦尔乔……尽管他们的插图内容每期都不同,画技也不断在提高,但他们的风格却无法改变,即便隔了好几期不看,我同样可以轻松地指认出他们其中任何一位的作品来。

  从某种方面来讲,风格其实即人。而决定风格的则是性格。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为人行事包括作文画画之类的就有什么样的风格。变不了,也学不来。虽为同胞兄弟,鲁迅的沉郁和悲愤,周作人学不来;同样,周作人的疏淡和散漫,鲁迅也学不来。汪曾祺被一个冒失鬼开门时“咣当”一声把满嘴牙齿撞得个乱七八糟,那人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汪老却捂着腮帮子说:“没事儿!没事儿!”这样的一副“老奶奶”脾气,是无论如何都写不出郭沫若《凤凰涅槃》中“我是火!火是我!我便是火了,火便是我!”那样激情四射的战斗的檄文来的。他大约只能写这样的文字——

  “一月,下大雪。

  雪静静地下着。果园一片白。听不到一点声音。

  葡萄睡在铺着白雪的窖里。”

  水平或学养也许可以提高,惟有风格很难改变,它从骨子来,从血脉里来。世上并不存在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这个道理都懂,做好自己的“这一个”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