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慰情三帖  

2012-03-22 21:51:42|  分类: 水流花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了整整一夜雨。小巷排水系统没经受住考验,结果有10多米路段被淹了。早上我从那里经过去上班,看到眼前深及脚踝的积水,叹了一声,正准备拐回头,一个住在附近约有60多岁的老人边叫我别急,边从家里推出一辆人力三轮车,载我过了那段积水。上了“岸”,我的鞋裤倒很干净,他的却被水浸透了。我连声道谢并给他掏了一支烟,他连连摆手说:“这有什么,您太客气了!”

  明明帮了别人,却连一声谢谢都不愿领受,可见他在日常生活中,一定是个热心肠的人,像这样的小善之举,已经成为他多年养成的一种习惯。

  这使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上学时的一次经历。那天我骑自行车去离家5华里的小学上学,放学时下雨了。乡村道路本来崎岖,一下雨更加泥泞不堪。这时候,手中的自行车倒成了累赘,不要说骑,就是推着走也不轻松。向前挪动不几步,就得停下来将粘附在轮胎上的泥巴弄掉,否则只有你驮着它回家或者干脆扔掉。那时,我的身高不及车长,连脚踏板都需要站起来去踩,驮肯定驮不动,而扔掉更是舍不得。四下里看看,找不到一件可以刮泥巴的利器,只有路边两排刚栽下不久的杨树苗。一个念头在幼小的心里忽然闪过……最后我看周围没人,做贼般将一棵树苗拦腰折断,一路上用它不时刮一刮车轮,才勉强磨磨蹭蹭地回到家。

  第二天我去学校再次经过那里,老远就看到一个人在忙什么。由于做贼心虚和一种小小的负罪感,我迟疑很久才壮着胆子走到那人身边。那人是一个老汉,正在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在用什么东西为昨天被我折断的那棵树苗进行包扎。我的脸一霎时感到一阵发烧,赶紧一路踉跄逃离了那段“伤心之地”。从那时起,我再没有伤害过一草一木。从这件事上我也悟出一个道理,有些教育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只要一个令人难忘的示范动作就足够了。

  从住所到单位,步行不过10多分钟。我撑着伞正在感动地回味着“历史镜头”中和刚刚与我擦身而过的那两个老人暖人的善举时,对面走来一个女人,一只手里提着一只暖壶,一只手护着背上背着的孩子兼打伞。伞已歪到了一边,孩子也滑到了背部以下,都快掉下来了,看来他们娘儿俩已经走了不短一段路了。女人看见我,狼狈而无奈地笑笑,我从她的笑里感到她希望得到我的帮助但却不好意思说。我慌忙上前,先接过她手中的暖壶,再帮她把孩子往上抱了抱,把伞扶正,用时仅仅几十秒。那位年轻的妈妈又笑了笑说,谢谢!我也笑了笑,学着刚才那个渡我“过河”的老人口气回答她:

  “这有什么,您太客气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