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嘉木篇  

2012-03-18 10:36:00|  分类: 沉吟至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居家或者外出,对于我,有两样东西不可或缺,否则心神不安:茶和烟。我从10多岁就被在合肥工作的哥哥惯坏了胃口,宁可三月不知肉味,不可一日没有茶饮。喝茶有瘾,正如抽烟,想戒也难。

  喜欢绿茶。

  红茶、花茶虽好,但我总觉得,味道过于香浓也过于甜腻,不是我所需要的那种。或许,它们于女性和老人更为相宜。福建安溪的战友每年都给我寄来地道的铁观音,每次我泡一杯尝尝就再也不去动它。铁观音属半发酵饮品,气味香醇、浓郁,入口有润滑、粘稠感,慢慢品,回味悠长,深得闽粤和港澳台地区人们的喜爱。正宗的铁观音极不易得,我如此冷落和怠慢它们,真是暴殄天物,罪过!

  绿茶的品种颇丰,浙江的“龙井”,安徽的“毛峰”、“猴魁”、“六安瓜片”,江苏的“碧螺春”,以及河南的“信阳毛尖”等,均属绿茶中的上品。真正的西湖“龙井茶”,产量有限,刚上市时,每市斤价格都在数千元之间,非一般人可以消受。而且,市面上所谓的正宗“龙井”,其实一点也不可信——有时,正宗的东西你有钱不一定就能买得到。杭州西湖边上的“龙井茶”虽好,但却总给我一种无法接近的贵族气,富贵气,因此不爱。碧螺春入口有焦糊味,信阳毛尖略显寡淡——一次在去哈尔滨的航班上要了一杯,到了天津居然还没喝完——猴魁品相不雅,放少了味道出不来,放多了仰面八叉,如一杯乱草,或像一群无组织无纪律的绿林莽汉,尚未把盏,先已坏了三分雅兴。

  我经常喝的是“黄山毛峰”,一天中的上下午和晚饭后,各泡一次。但这一品种有相当一部分同样存在冒牌的问题,似以安徽沿江一带为多。这类“仿品”虽不是采自钟灵毓秀地的黄山上,但至少也出自皖南或沿江的青山绿水间,只不过名气没有黄山的大罢了——如果把王羲之《兰亭集序》的真迹与冯承素的“神龙本”拿来做一番比较,冯的摹本未必就一定比右军的真迹差到十万八千里——味道其实并不错,喝得久了,习惯了,常常就会“直把杭州作汴州”,分不清谁是真太子,谁是假龙种了。

  当然,真正的黄山毛峰,无论从其“品相”或味道来说,都要比沿江一带坊间的“摹本”更耐人寻味——

   打开包装,就有一股似有若无的暗香隐隐袭来,但当你真的捏上那么一撮拿到鼻翼下去闻,刚才的那股香气却又转眼不见了。每粒茶叶的“个头”大约有两个多带壳的稻米长,通体呈鹅黄色,细看时,仿佛上面长着一层淡淡的绒毛;手指轻轻一碰,有一种触摸到传说中灵魂的湿滑感——这样可爱的尤物,真让人舍不得入口下肚!

  捉上一撮两撮,开水一沏,一粒粒仿佛刚从一个久远的梦中醒来,纷纷起身在水中起舞,开始像书法中柳体的“悬针竖”,不一会,便次第绽放,却又含蓄得如深谷幽兰的半吐。茶色比桔黄更厚重一些,似乎还油油的,因而比桔黄也更中看许多——赶紧趁热呷上一小口,给个皇帝也不干!

  有感于毛峰的妙处,我曾经一厢情愿地为她专门写了几句“广告词”——

  生于钟灵毓秀地,长于青山绿水间;渴饮晨露清泉,饥食朝岚暮霭。南国有嘉木,氤氲满人间。一饮乾坤大,再饮日月长。

                  (春和景明,旧作新翻,聊寄毛峰之思)


嘉木篇 - 阮郎归 - 阮郎归


图片来自若水朋友博客。致谢!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