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二月  

2012-02-26 00:06:37|  分类: 水流花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起风了。风里有细碎的草屑,迷眼。伸出手试试,软乎了不少。路过那条小河,河水变活了,开始起皱,像乡下老式屋脊上的青瓦,一棱一棱的。一只白鹭掠着瓦棱飞过,几只其他水鸟乍着羽毛在水边觅食。空气中飘来一阵水腥味。一排一排垂柳的枝条不停摆动,很枯很瘦,依然是冬天的摸样。

  地上的鸟突然多起来了。野山雀,喜鹊,灰喜鹊,斑鸠,还有很多看着眼熟却叫不上名字的主儿。野的山雀极少落到地上来,总是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这个枝头跳到另一个枝头,看着累人。喜鹊在空中飞翔的姿态大方、稳重,一派大家风度。在地面上觅食,也雍容华贵,仪态万方,不像麻雀那样即便丰衣足食,也叽叽喳喳,慌慌张张。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假如麻雀是鸟类中的平民和草根,喜鹊就是它们中的绅士或贵族。有些界限是无法打破的,人类如此,自然界也不例外。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

  野外的人也多起来了。公园里,空地上,市声到不了的地方人都能到。放风筝。孩子牵着长长的细线哇哇地在前面跑,大人拍着巴掌哇哇地在后面叫。空气里到处散发着童年的记忆。挖野菜。公园的草丛中,空地的缝隙中,护城河的草坡上,荠菜,“癞蛤蟆棵”——一种叶片上疙疙瘩瘩的野菜,有清热祛火功效,入口清苦,爽滑,开水焯一下,滴几滴麻油,放少许蒜泥,凉拌极佳。或搅半碗面糊,切几截香葱,将“癞蛤蟆棵”洗净,用刀“拦拦”,平底锅里煎熟出锅,蘸辣椒酱或豆瓣酱吃,亦是妙品,打嘴都不丢。——“拨浪鼓子”、“羊蹄子棵”……现在吃正是好时候。当然,说吃显然不贴切,应该算是玩兴之余捎带着尝尝鲜。

  如果此时选择郊游或靠近郊外,冷不丁不知会从哪里传来牛的哞叫,一声,两声,亦真亦幻,像梦,却又不是梦。那是赋闲在家整整一冬的老牛,对久违了的土地的呼唤和渴望么?注意闻闻,郊外的风里,隐约有新翻的泥土和新鲜的牛粪混合的气味。如果没有农民的血统或乡村的经历,这些气味你是闻不见也分辨不出来的。新翻的泥土,松,软,酥,踩上一脚,可埋进半个小腿。小麦还没“起身”,但已基本上看不见地皮了。要是再刮几场南风,很快就能供野兔出没和藏身。

  冬天的大棉袄似乎有点穿不住了,刚要脱,嚯,下雨了,雨里甚至夹杂着雪花。季节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

  是的,一切似乎还没有多少变化——该走的去意徊徨,该来的犹豫不决。二月,像是画家还没有完成的一幅关于春天的佳构,刚勾好线,尚未着色,看上去很“素”。但要不了多久,相信并且热爱生活的人们将会发现,经过二月默默的承转启合,暗暗的皴皴染染,突然就在一夜之间,桃花红了,李花白了……而当我们再回头寻找二月时,二月已一隐,成为许许多多个季节中的往事,走远了,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