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大师性情(上)  

2011-09-18 14:22:48|  分类: 沉吟至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曾祺先生每次提到他的老师沈从文老先生,总是充满发自内心的喜爱和敬意。看样子,他与沈先生好像不是师徒关系,倒更像是一对情深父子。在不厚的一本《汪曾祺散文选集》(百花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一书中,他就曾收录了《沈从文先生在联大》、《星斗其文,赤子其人》和《沈从文的寂寞》等几篇纪念文章。篇篇写得精彩,令人爱不释手,从中让人得以领略了大师的风采和性情。

  沈从文先生最可爱的地方是一辈子没有心机,做人厚道,谦和,心肠好,热,心里清澈透明,像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他有句口头禅叫做“耐烦”,意思是锲而不舍,不怕费劲。“他说自己不是天才,只是‘耐烦’。他对别人的称赞,也常说‘要算耐烦’。看见儿子小虎搞机床设计时,说‘要算耐烦’。看见孙女小红做作业时,也说‘要算耐烦’”

  他自奉甚薄,生活上从不讲究。有一年家人从别人手里买了件旧衣服给他改做成皮袍,他穿在身上,说是很暖和,高兴得像个孩子。但他对青年人却很大方。他曾经自己掏钱为一个诗人出了第一本诗集。诗人柯原的父亲去世,沈先生在报纸上刊登启事,将自己卖字所得的润笔酬劳全部直接寄给了柯原。他的字其实写得很好。“他写章草,笔稍偃侧,起笔不用隶法,收笔稍尖,自成一格。……他说:‘我的字值三分钱!’”(汪曾祺:《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但这值“三分钱”的字,却帮助了一个潦倒的青年人度过了很大的难关。他凭借自己的关系和影响,经常帮助文学青年修改稿件,并且自费寄给相熟的报刊,一经刊用,他必亲手把稿费送到作者的手中。据汪曾祺先生回忆,他早年在昆明期间写的稿件,几乎无一不是由沈老寄出去的。那一年,《沈从文文集》出版,得稿费九千多元,他和家人商量后,又从存款中取出几百元凑够一万,寄到家乡办学。我想,如果当年那个弄船的女孩翠翠还活着,一定也可以不做睁眼瞎了,她完全可以给她的心上人写一封长长的情书,寄上她在水边桨声咿呀中酝酿的隐秘心事和长长的思念。

  沈先生宽以待人,即使对看不惯的人事,也从不恶言相向。有一次他随几位作家到井冈山,那几位作家整天窝在宾馆里打牌,沈先生很生气。但再怎么气愤也没有用过分的语言攻击别人,而是说:“在这种地方,打扑克!”八十岁那年,他与夫人张兆和回了一趟他在《边城》中描写过的老家凤凰县。家乡人不知道怎么招待他才好,就为他捉了只锦鸡,沈先生很喜欢,还抱着它照了张像。当他后来听说乡亲把那只鸡做了他的盘中餐时,他黯然不已,说,“真煞风景!”“沈先生也有生气的时候,也有极度痛苦的时候,……但他总是用一种善意的、含情的微笑,来看这个世界的一切。到了晚年,喜欢放声大笑,笑得合不拢嘴,且摆动双手作势,真像一个孩子。”汪曾祺先生这样评价他的老师:“只有看破一切人事乘除,得失荣辱,全置度外,心地明净无渣滓的人,才能这样畅快地大笑。”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