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回家  

2011-09-16 17:4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有两种:生活意义上的家和精神意义上的家。

  晋人张翰,有一年在洛阳,见秋风乍起,以思念家乡吴中的“野味”为由,辞官不做,情愿回到自己的老家过几天清净安详的日子——《世说新语识鉴》篇记录了他的形状:“张季鹰(季鹰为张翰的字。笔者注。)辟齐王东曹掾,在洛,见秋风起,因思吴中菰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便归。”说走就走,毫不留恋,真乃潇洒!现在看来,他的归乡,既是看透和厌倦了官场上的那些破事,更是一种规避风险的明智之举。两晋乱象,不比三国平静,走了倒省心,至少安全了。但他所回的家,是生活中的家,还是精神上的家呢?

  可以肯定的是,张翰之后的陶渊明,则是为寻找精神上的家园而归去来兮。与陶渊明遥相呼应的还有俄罗斯老人托尔斯泰,美国作家梭罗。这真是两个有意思的人。自己明明有家,而且日子都过得很阔很富足,但他们偏偏选择放弃——一个已到了生命的尽头,在家却连一天再也呆不下去了,颤巍巍离家出走,终于饿冻而死,倒卧在异乡一个风雪交加、冰冷的小火车站。一个贵族老人生命的终结,一点也不比一个流浪汉之死好到哪里去。一个呢,年纪轻轻,离群索居,形只影单地隐居在瓦尔登湖畔一间阴暗潮湿的小木屋里,白天与密林、鸟兽为伴,夜晚枕着松涛风声入眠。

  实际上,渴望“回家”的不单单这些文人雅士,长枪烈马的将军也有这样浓重的思乡情结。“浊酒一杯家万里……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这是范仲淹长烟落日之后的一声长叹;“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何若弃功名,到山间水浒,忘归程。”这是抗金名将岳飞挑灯看剑之余的百转愁肠。可惜他身不由己,如果这一愿望得以实现,又怎会有后来的风波亭之难呢,我们的民族也不会又添一道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口!

  到底哪里才是他们和我们真正的家园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