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秋夜的感动  

2011-09-10 17:53:51|  分类: 掌灯时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下得网来,已是凌晨一时多了,一时睡不着,随手翻了翻案头堆放的几本闲书。读了一篇冯梦龙《警世通言》中的《俞伯牙摔琴谢知音》。俞伯牙、钟子期高山流水的故事,早已为人们所熟知,但冯氏对当时二人相遇相知特别是子期身后事情景的“复原”再现和延伸演绎,尤为令人动容。

  却说“光阴迅速,过了秋冬,不觉冬去夏来。伯牙心怀子期。无日忘之。想着中秋节近,奏过晋主,给假还乡。……”与子期别后一年,晋国上大夫再度乘船泛舟来到去年两人泊船相会处,也是来年相约处。时令正巧八月十五月明之夜。记得去年今夜,两人曾相约在此地不见不散,而今官人已至,樵夫爽约,“他约定江边相候,如何全无踪影,莫非爽信?”于是抚琴一操,不意“才泛音律,商弦中有哀怨之声。”当时俞伯牙心想,去年就听说子期家有高年父母,既是哀弦,若非父丧,必是母亡。一夜辗转,好不容易捱到天明,便上路去寻。行到一处路口,正不知何去何从,恰遇一老者扶杖而行,却原来此翁不是别人,却是钟子期之父——他此行正为了子期百日之祭。自言“去年八月十五采樵归晚,遇晋国上大夫俞伯牙先生。讲论之间,意气相投。临行赠黄金二笏。吾儿买书攻读,老拙无才,不曾禁止。旦采樵负重,暮则诵读辛勤,心力耗废,染成怯疾,数月之间,已亡故了。”俞伯牙一听,顿时五内俱裂,泪如泉涌,大叫一声,昏绝于地。

  在子期坟前,伯牙祭拜一毕,放声大哭。哭声惊动了周围乡民,听说有个大人物前来祭拜,都前呼后拥争相围观。由于来时不曾备下祭礼,俞伯牙“挥泪两行,抚琴一操。”出乎意料的是,那些乡民一听,居然鼓掌大笑而散。俞伯牙忙问其故,钟父答道,“乡野之人,不知音律。闻琴声以为取乐之具,故此长笑。”接着,俞伯牙向钟父解读了刚才那首琴曲所蕴含的悲伤之情:

  “忆昔去年春,江边曾会君。今日重来访,不见知音人。但见一抔土,惨然伤我心!伤心伤心复伤心,不忍泪珠纷。来欢去何苦,江畔起愁云。子期子期兮,你我千金义,历尽天涯无足语,此曲终兮不复弹,三尺瑶琴为君死!”

  话音一落,取刀隔断琴弦,“双手举琴,向祭石台上,用力一摔,摔得玉轸抛残,金徽零乱。钟公大惊,问道:‘先生为何摔碎此琴?’伯牙道:‘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并取出黄金二镒,交代钟公,一半代为孝敬二老,一半为钟子期买田置坟,以便祭扫。同时表示,回朝时就辞去官职,归隐林泉,将钟父钟母接到自己家颐养天年,以尽钟子期未尽之责。

  虽不是刎颈之交,却也是千古流芳。秋夜重读这样的经典,依然令人肠热!但在物欲横流、人情比纸还薄的今天,这样的深情厚谊,真是一种传说了,距离我们是如此遥远,只可遥想,不可当真。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5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