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乌衣巷 虾蟆陵  

2011-08-27 14:0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衣巷。虾蟆陵。

  这是两个让我一想起,心里就发“软”的地方。它们就像昨夜的两场繁华旧梦,一朝醒来,忽然不见了,令人思之怅惘,心内低迴不已。

  这是两个只存在于大唐诗篇里的地方。虽然南京前些年重修了乌衣巷,但那已经是“赝品”,而非真迹了。我向来不看好所谓的古迹翻新或者重造,因为破坏了一份历史的沧桑感。一块断裂残破的秦砖汉瓦是美的,它身上记录着千年的岁月风雨和苍苔;一件刚出土的青铜器是美的,美就美在通体的一身斑斑绿锈。你用现代技术将断裂处粘合起来,你把那绿锈都清洗干净了,好看似乎是好看了些,但历史的厚重感没有了。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要我说,北京的圆明园最好不要修复,就让那些残垣断壁一片狼藉地躺在那里,任他荒草萋萋,雨打风吹。这样,一个民族就会永远记住一道很深的伤口和一种刻骨铭心的痛。

  热闹的地方几乎没有风景,真正的风景大都是寂寞的。有一年我在陆军某集团军集训,有一个科目叫做军事地形学,其中有一个环节叫“找点”——就是给你一张平面地形图,标注若干个地点,让你在规定的时间内准确找到并准时到达。当我和一个战友徒步到达其中的某一个点时,发现这个点居然是我上学时就熟知的大泽乡。我不知道现在的大泽乡是什么景象,但那时的这个昔日陈胜吴广起事的地方,连一个游人也没有,只有鸣蝉在村庄的大树间起劲地鼓噪,几个当地的农民在一堵土墙的阴影里乘凉闲聊。荒凉、寂寥、落寞。我却觉得这正是历史遗迹的灵魂,在那里颇认真地凭吊了一会,也兀自感伤了一阵,归来写了篇《寂寞大泽乡》,发在南京的《金陵晚报》上。

  乌衣巷,虾蟆陵,这是两个已经消失许久的古地名,它们只存在于白居易的《琵琶行》里,刘禹锡的《乌衣巷》里,使人在静夜读书时猛然碰触,内心忽然一动,移开书本,掩卷沉思,有了种喧哗生活中不曾有的飘渺的思古之幽情,这,就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6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