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说辣  

2011-08-14 12:32:32|  分类: 遍地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吃辣,世人都以为只有湖南人、四川人厉害。实际上,既是,又不完全是。就像浙江的诸暨既有西施也有东施一样,都不可一概而论。

  我既非湖南人,也不是四川人,然而却生性喜辣,喜欢到什么程度?每顿饭菜里如果没有辣椒,即便山珍海味也味同嚼蜡,难以下咽。一顿饭下来,没有10只以上的尖椒(很多地方称之为朝天椒),就不能算完。尤喜辣椒里切放些生姜丝。淋几滴淮北的麻油,放几勺镇江香醋,那滋味,咳!每到饭店里吃饭,我都要点这道菜,服务员说,先生,这个真没有。老板也过来说,我们店从来就没有做过这道菜。大厨也过来,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听我说。我将此菜的炮制方法一说,大厨笑了,说,谢谢先生让我长了见识!

  除了上述吃法,另喜欢这么吃它——不动刀,只动锅,取囫囵辣椒数十只,待油滚沸,直接入锅,以焦脆为上。一碟上桌,友人俱各面面相觑,我却旁若无人,大快朵颐,吃得热汗横流,不亦快哉。一次,苏南的几个战友来看我,我让饭店上了这道菜(其实是专供自己享用的),一个老兄看我吃得津津有味,也想逞能,吸溜着嘴勉强吃了两只,第二天早上,嘴唇一带生了几个水泡,见了我,一脸惨笑。

  那年的除夕,老班长的家属来队请我们吃饭。因为想家,喝多了,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宿舍。大年初一起床穿裤子,一下子从裤兜里滚出来几只通红的辣椒。事后,老班长说,那晚我喝醉了,临走时非要拿几只辣椒回去。

  一年春上,我去江西的吉安老区接兵。那时起,我发现,真正能吃辣的,还有江西人。但我对当地武装部食堂的饭菜不够辣有些不满意,就自己踅摸着寻找够辣的小吃店。在赣江边儿上,还真找到了几家,尤其是一家米粉店,让我至今难忘。

  开始,我对店家说,给我的炒米粉里多放些辣,店家照办。端上来一尝,让他们又放了些,仍嫌不足。回炉了两次,米粉已面目全非,只剩下火候不一的辣椒了,而我三下五除二将它们尽收胃囊,汗水涔涔地打着饱嗝扬长而去。唬得做饭的老板娘手搓着围裙,呆呆站在店门口目送我走出很远。下次再去,店家夫妻有了上次经验,不用我细说,就烈火烹油一阵忙碌,很快端上来让我胃口大开的辣椒炒米粉。我只顾低头吃饭,一碗下肚,回过身来,却见店家夫妻和另几个也来吃饭的食客正站在我身后,满脸惊讶。在江西接兵的近两个月时间里,我究竟吃了多少碗辣椒炒米粉,已经记不得了。但从那时到现在,时光过去了许多年,我仍然怀念赣江,尤其怀念赣江边上的那个炒米粉小店和小店里能够让我解馋的辣椒!

 不知那个小店是否还在,那对勤劳而善良的米粉店夫妻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