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风格即性格  

2011-07-24 10:03:51|  分类: 掌灯时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安妮居里安女士准备翻译汪曾祺的小说。她有一次在波士顿问过汪先生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的小说里总有水?即使没有写到水,也有水的感觉。汪曾祺自己后来说,“我的家乡是一个水乡,我是在水边长大的,耳目之所接,无非是水。水影响了我的性格,也影响了我作品的风格。”

  汪曾祺先生的笔意悠闲,疏淡,情感节制,语言家常,然而意态悠远,流水一样让人感到清凉、宁静、滋润。那个法国女士真是一个有心的读者!有那么一阵子,我曾经刻意学习过汪曾祺先生的写作风格,结果弄得一团糟——汪先生的简笔淡墨、计白当黑的风格,不是可以随便学得来的。

  学不来,主要是性格上存在着差异。

  沈从文先生一生执教,研究学问,在文学创作、书法创作、古代服饰研究诸方面,都堪称大家,门下桃李何止三千?但他最得意的门生还是汪曾祺。两人不仅是师徒,更是情同父子,连作品的风格也一脉相承,如出一辙,不注意看,往往会将两人的作品弄混。比如《边城》和《受戒》。师徒之所以这么像,实在是性格太相近,都是“看破一切人事乘除,得失荣辱,全置度外,心地明净无渣滓的人……”(汪曾祺《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这两个“活庄子”是断然写不出鲁迅的《狂人日记》、郭沫若的《凤凰涅槃》那样的诗文的。鲁迅先生的心是孤愤的、悲凉的、沉郁的,而郭沫若则是叫喊的、激动的、狂傲的。如果时光倒回去几百年,沈汪二人大约是可以与明季的归有光互为知己的罢。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