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两只蚊子  

2011-06-29 23:4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中的一只在我第一觉睡醒后就被打掉了,所以不提。单说第二只——那夜,它是魔鬼,也是上帝!

  就在第一只“栽”了以后,我于是嘴角带着胜利者轻蔑而自得的微笑翻身上床,本想一觉睡他个自然醒,殊料,睡意朦胧中,却被一阵奇痒弄醒。这次痒的不是地方,哪里?脚底板厚厚的老茧一带!任你怎么抓挠,终究无济于事。那时直教人恨不得拿把刀放血,方解心头之痒!是时就想,我宁愿吃谁一刀,也不愿受它一喙。先前以为,世界上惟有小人最可恶,那一夜才发现,小人倒在其次,第一等可恶的要算蚊子!

  强忍着恼恨,悄悄摸下床,突然开灯,想打它个措手不及。然而,七舅老爷他姥姥,除了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天花板,没有发现半点敌情!心里暗想,莫非是被前一只咬后,因为老茧皮厚、“过电”慢到现在才发作?反反复复又找了一通,依然一无所获后,这才疑疑惑惑再次上床,迷迷糊糊磨蹭了许久才渐入梦乡。

  第三次醒来时,时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脖子、手臂、大腿、小腿、前胸、后背、脸颊、下巴……无一不痒!这么一种无缝隙覆盖,使人犯难:到底该从哪里下手?也直到此时才明白民间的两句话何其经典和哲学——一是虱子多了不痒,一是欠债多了不愁。一瓶风油精用了大半,痒没止住,浑身却凉得不是滋味。

  定下了不将此贼拿下誓不睡觉的决心。蹑手蹑脚拉开窗帘,仔仔细细检查了几遍纱窗,木有问题,密封得够严——在一瞬间走了一个小神,对那个当初我看不上眼、装纱窗的师傅忽然有了一点敬意——书柜那里用手电筒反复照了若干次,正常;书桌一带上上下下查验了好多回也不见动静,甚至连台灯的灯罩都拿下来过滤一遍……最后依然两手空空!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3时多了。想到第二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急得不行,心下一横:不就一只小虫吗,放开了让它咬又能如何?这么一想,于是释然,两只手一边不停地抓挠,一边以舍身饲蚊的献身精神抓紧时间想补一补丢失的前半夜——当第四次醒来时,床头的闹钟指向4:50,而此时天色已经放亮,头昏脑胀之际,眼皮感到奇痒而且肿胀,踅摸到镜子前一看,他奶奶的,被那厮在此关键部位又叮了个大包……

  第二天红肿着眼睛去上班,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微博,写下了这样几句话:

  “夏夜已是难捱,蚊虫偏来捣乱。开灯起床,却遍寻无着;熄灯再睡,那厮又来……一间房里不须多,有那么一两只捣蛋虫就足以搅扰得让人夜不安枕了。一个单位也不须多,有那么一两个小人同样也足以让人不得安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7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