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鲁迅的柔情  

2011-03-09 23:11:21|  分类: 掌灯时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白天虽然很忙,但晚上无论多晚,睡前总要随便翻几页书。

近来常在枕边的是鲁迅先生的作品。

说到鲁迅,人们通常以为,他大约只有横眉冷目,忧思激愤,留给这个世界的多是匕首或投枪。其实,先生的内心深处是丰盈的,情感世界极其敏感而细腻。他不仅仅有金刚怒目,有时候也有拈花一笑,甚或如水的柔情。这在他的散文、诗歌或书信中不难寻见。比如他对儿时伙伴闰土的怀念,对日本老师藤野先生的尊敬,对“左联”五烈士沉痛的悲悼和对刽子手无情的拷问,以及在《两地书》中所散发出的温热的爱情和亲情等等。只不过,他的感情比常人更加克制一些罢了。

“但不知怎地,我总还时时记起他,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他是我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他在《藤野先生》一文中这样写道,“只有他的照相至今还挂在我北京寓居的东墙上,书桌对面。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

他听说了好友范爱农的死讯后,“夜间独坐在会馆里,十分悲凉……”“他死后一无所有,遗下一个幼女和他的夫人……”“现在不知他唯一的女儿景况如何?倘在上学,中学已该毕业了罢。”

师生之情如此,朋友之情如此,而手足之情也莫不如此。

据鲁迅二弟周作人日记,1900年1月26日,鲁迅从就读的南京矿路学堂回家过年,2月19日返校后写下了《别诸弟三首 庚子二月》。

其一:

谋生无奈日奔驰,有弟偏教各别离。

最是令人凄绝处,孤檠长夜雨来时。

其二:

还家未久又离家,日暮新愁分外加。

夹道万株杨柳树,望中都化断肠花。

又如次年4月所写的《别诸弟三首辛丑二月并跋》,其一这样吟道:

梦魂常向故乡驰,始信人间苦别离。

夜关倚床忆诸弟,残灯如豆月明时。

他并在诗后题跋道:

“仲弟次予去春留别元韵三章,即以送别,并索和。予每把笔,辄黯然而止。越十余日,客窗偶暇,潦草成句,即邮寄之。嗟乎!登楼陨涕,英雄未必忘家,执手消魂,兄弟竟居异地。深秋明月,照游子而更明;寒夜怨笳,遇羁人而增怨。此情此景,盖未有不悄然以悲者矣!”

其中滋味,非亲历聚散之苦者,不能道亦不能体味!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梦里依稀慈母泪”,“俯首甘为孺子牛”……读这样的诗句,不禁使人感到,真正的伟人,端庄肃穆之外,内心深处往往储满情感的迅雷烈风,你看不见,你看见的常常是“冷漠”——这是因为,他的思想为他所生活的时代所不相容,他的爱的大纛只好悄然收起,只留下憎的丰碑傲视脚下这个丑恶的世界!

如果到了2012年世界末日还未来临,那么,鲁迅先生的精神完全可以再活100年,那些狗屁不通的教育官员是怎么删都删不掉的。

鲁迅先生的骨头是最硬的,而心底却常常是最柔软的,这让有些人怕,也让更多的人敬!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6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