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点燃一段岁月  

2010-04-12 23:39:23|  分类: 沉吟至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学会抽烟已经很有些年头了。我是20多岁染上这一恶习的。这个责任起先不在我,在我的那些同乡战友,但后来的责任却完完全全在我自己了。

  当兵的前两年,我既不会抽烟,更不会喝酒。那时,每到节假日,同乡战友都要在一起聚一聚。他们的实际年龄多数都要比我大,一部分人在家时甚至都有了对象——还能不会抽烟喝酒!聚会时,他们抽烟,也顺手甩给我一支,喝酒,也要我“抿”一口。不然,过不了关。平时,业余时间大家在一起玩,也把抽烟当成了一种乐趣。这样大约过了没有几年的光景,我的烟瘾被“撩”起来了,并且很快就赶上或超越了当初那些引路的“师傅”们。再与他们聚会时,除了酒量不敢逞强,论抽烟,他们已远远不是我的对手了。

  其时,军务之余,我爱写点东西。写东西,更离不开烟了。有一段时间,我曾经接连在军内外报纸上发了好几篇探讨军营“战士烟民”现象的有关文章,并为此开了很多看起来行之有效的“药方”。那些编辑老师大概不会知道,我是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完成这些篇什的,而所得稿费也大都被我买烟抽掉了。这真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讽刺!

  在部队的十多年里,我与湖北黄梅一个姓何的战友甚为相得。老何长我几岁,兵龄也比我早几年,也是个烟民,而且文章写得不俗,当时的《解放军报》几乎每月都有他的新闻作品。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了,我和老何经常在烟雾缭绕中为合作一篇文章熬个通宵。第二天一看,纸篓里的空烟盒扔了两三个,地上更是一片狼藉。后来,我和老何都因“有特殊贡献”,先后从士兵被破格提升为干部;再后来,我走了,老何还留在部队。

  今晚,窗外细雨潺潺,我点燃一支烟,突兀之间就想起了老何,也想起了那些曾经的战斗的青春和闪亮的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9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