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夜读汪曾祺(三)  

2010-03-18 21:21:04|  分类: 掌灯时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曾祺先生的语言之美,还有很多方面。我最喜欢的是他的平白处见深情,冲淡时有幽默。常常让人于不经意间读出了泪光,也读出了笑声。

  沈从文先生是汪曾祺最尊敬的老师,师生情谊一生有如父子、如朋友、如兄弟。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沈从文,也就没有汪曾祺。两个人的文风更是一脉相承,让人误以为他们的文字有血缘关系。沈先生的《边城》和汪先生的《受戒》,意境都如牧歌一样悠远、恬淡,怎么看都像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沈老去世时,汪曾祺先生在一篇《星斗其文,赤子其人》的纪念文章里说:“沈先生面色如生,很安详地躺着。我走近他身边,看着他,久久不能离开。这样一个人,就这样地去了。我看他一眼,又看一眼,我哭了。”

  无声的泪水有时比痛哭流涕所表现的哀痛更为深切,也更能打动人。读这样的文字,真令人鼻酸!

  汪曾祺三岁丧母,是由两个继母“接力”养大的。他对两个继母都充满了深厚的感情。他的第一个继母姓张。他称继母为娘。

 “她每次回娘家,都是吃了晚饭才回来。张家总是叫了两辆黄包车,姐姐和妹妹坐一辆,娘搂着我坐一辆。张家有个规矩,姑娘回自己婆家,要给孩子手里拿着两根点着了的安息香。我于是拿着两根安息香,偎在娘怀里。黄包车慢慢地走着,两旁人家、店铺的影子向后移动着,我有点迷糊。闻着安息香的香味,我觉得很幸福”。

  一个童年丧母的孩子是不幸的,但从这段文字里,我们完全可以放心,汪曾祺先生的童年是幸福的。漫不经心、平静的诉说里,有着汪先生对其继母深沉的爱,也弥漫着暖人的母性的光辉。

  他的短小说《蛐蛐》、《徙》等,我读了以后,就好像忽然重新触摸到了早年间一段埋藏得很深很久的忧伤,心里半天都不能平静。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6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