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夜读汪曾祺(二)  

2010-03-13 13:06:44|  分类: 掌灯时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读汪曾祺(二) - 阮郎归 - 阮郎归

 

先生漫像,简淡潇闲,人如其文(丁聪作)

 

  画家创作,有时并不着色,只用线条“说话”。这种创作手法被称为“白描”。 汪曾祺先生的语言之美,就是这种纯线条描摹形象的白描手法。这种创作方法到了汪先生手里,着墨更省俭,用笔更简朴,形象更传神。一句话,更活了。

  写人如此,写景也不差。

  比如他写《受戒》中属于小英子和明海的那一片芦花荡:

     芦花才吐新穗。紫灰色的芦穗,发着银光,软软的,滑溜溜的,像一串丝线。有的地方结了蒲棒,通红的,像一枝一枝小蜡烛。青浮萍,紫浮萍。长脚蚊子,水蜘蛛。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白花。惊起一只青桩(一种水鸟),擦着芦穗,扑鲁鲁鲁飞远了。

…………

  难怪有的青年作家读了这样的文字,吃惊了双眼奇怪道,小说也可以这样写吗?

  汪曾祺先生笑了,说,他们认为,小说应该那么写,不应该这么写。

  他在这篇小说的结尾处写了这样两行字:

      一九八0年八月十二日,

      写四十三年前的一个梦。

  而他笔下的那片芦花荡,就是一个梦。比梦还美!

      稻子收割了,羊羔子抓了秋膘了,葡萄下窖了,雪下来了。雪化了,茵陈蒿在乌黑的地里绿了,羊角葱露了嘴了,稻田的冻土翻了,葡萄出了窖了,母羊接了春羔了,育苗了,插秧了。

  时序更迭,四季轮回,汪先生在一篇题为《寂寞和温暖》的小说中,只用了这么几个“了”字就解决了。

  他写散文《葡萄月令》,一上来就让人不敢稍动,生怕惊醒了一个久远的、宁静的梦——

     一月,下大雪。

     雪静静地下着。果园一片白。听不到一点声音。

     葡萄睡在铺着白雪的窖里。

  而读九月的果园,则给人一种收获后的满足和喜悦,“九月的果园像一个生过孩子的少妇,宁静、幸福,而慵懒。”……

      十月,我们有别的农活。我们要去割稻子。葡萄。你愿意怎么长,就怎么长着吧。

……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