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夜深沉  

2009-07-06 22:27:19|  分类: 心事如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既非猫科动物,也不是梁上君子,却与那厮们有着同样的爱好:喜欢夜和它的夜色。

白天太过喧闹,应该属于现实和生活;夜晚深如古井,就应该属于精神和心灵——在我看来,夜色也和美得近乎忧伤的乐曲一样,都是通往灵魂最近的一条路。

你想啊,白天都在为生计疲于奔命,哪有功夫静下来想一想心事,理一理心情,愣一愣神?于是,就有了夜;因为有了夜,心事也才有了托付。从这一点出发,白天属于大家,夜晚属于个人。

当乡下的狗也支撑不住睡眼的时候,当猫鼠游戏也已疲惫不堪的时候……换句话说,就是,当整个世界都像死亡一样睡着的时候,真正的夜,开始登场。

这样的时候,适宜于乱翻闲书。

如果读的是“水浒”,可以听得见黑旋风“哇啦啦”的骂娘声和带着风声的“三板斧”,看得见鲁智深多日不曾打理的一部乱髯和生乍乍两只圆睁的怒目;要是随手翻到了“聊斋”,不读出个头皮发麻、频频四下张望、脊梁骨一带冒凉气,就不算本事!

适宜于思想的旅行。

当整个世界都像死亡一样睡着的时候,我已经把整个忧郁而宽广的俄罗斯游历了一遍。我爱那广袤的土地,就像爱土地一样广袤的托尔斯泰一样!我曾经梦想有一天,我得在夜色的掩映下,去他如夜色般寂静的墓前,献上一个东方青年的敬意和谢意——他的《谈艺录》,曾经,一直,至今,那样深深地影响和养育了我——亲爱的客死于异乡一个小火车站的大胡子!

适宜于,适宜于,适宜于很多,在夜的深潭中——

惟独不适宜于思念……

在第一次听燕守平先生用京胡演奏《夜深沉》时,我很不服。好几年前在南京,在夜里,我反复试图用古琴和古筝和大提琴在心里偷偷演绎了一遍,感到不行——燕先生以青衣般的如泣如诉的叙述,是其它艺术样式所不能到达的。

没有想到,表现如此深沉的夜色,居然得用如此明亮而尖锐的京胡!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5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