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怀念一场雨  

2009-07-14 11:34:29|  分类: 心事如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是忽然一下子黑下来的,也是忽然一下子静下来的。

黑,不是假黑,是像真正的夜晚那般黑;静,倒不是十分静——在城市,市声还在如蜂巢那样嗡嗡着,只不过,路上的汽车喇叭要比平时的嗓门大很多,也急很多密很多;在乡下,这里那里,不时传来几声狗的如临大敌般的低吼,农人们抢收晾晒衣物和粮食时的喘息声,以及因孩子动作迟缓、贻误战机而引发的大人们粗鲁的斥骂声……

此刻,似乎惟有如雨的蝉鸣突然集体失语,像是在谁的统一口令下,而被齐刷刷噤了声。

这样的时候,通常好像也没有风,天地间就只剩下一片嘈杂,一片静穆,一片惊悚……

这么“铺垫”,不为别的,完全是在为迎接一场暴风雨的到来。

说话之间,地下响起了清晰可数的雨点声,像秋天的一阵风吹过,一伙熟透了的红枣间歇落地发出的动静——噫,刚刚跌落了那么不多的几颗,风忽而止了,红枣当然也跟着“跌停”。天地再次陷入更黑的黑,更静的静……

大雨就是在这个冷不防的时候,突袭而来。

已经不能被称作雨了——一切声音都被吞没,一切物体都被遮断,粗大的树枝都被沉重而急迫的夏历的“五月暴子”压弯了腰……

一道闪电,又一道闪电;一声炸雷,又一声炸雷,整个“夜空”都在磨刀霍霍;起风了,大风一起,——用《我的兄弟叫顺溜》中三营长的话说,我真信了你的邪了——雨散了,天亮了,白天又回到了白天。

“天亮”后,一切都变了。乡村成了泽国,水草漂进了小院,蛙唱跳上了灶台;城市的马路成了河流,行车一如行船……

噫嘻!这样的雨,才称得上雨,这样的雨,也才解馋,过瘾,让人怀念!

邪了怪的大雨赶走了闷热,给世界送来了清凉。这,就是老天一场怪脾气的全部意义和结论。

清代才子张潮说,春雨如恩诏,夏雨如赦书。嗯,才子就是才子,话虽省俭,却一字可值千金。

闷热又上来了,最近,老天还会再次“大赦天下”吗?不过,得注意一下方法啊!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