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短笛无腔信口吹(五)  

2009-06-18 00:46:24|  分类: 小坐片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所有的人物“造型”中,我一直坚持认为:劳动者的身姿最美!

有些官员放弃了劳动,白胖的身躯令人生厌;有些乞丐放弃了劳动,可怜的神色常遭人白眼。

 

尊重别人的劳动和珍惜自己的劳动一样,都应该是一种美德。

 

艺术修养的高低,首先取决于道德修养的高低——“为艺术而艺术”的纯种艺术除外。

比如,赵孟頫的字完全可以再存活一千年;蔡京和秦桧的字,其实也已进入大音希声的境界。但人们往往记住的是:一个背叛民族的贰臣,两个构陷忠良的奸佞。

 

如果透过X光去看,即便一个人的美貌可以倾国倾城,其实也不过是一副活着的白骨。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应该经常照照X光(当然,得注意防辐射),起码可以多一些谦卑神情,少一些骄矜之色。

 

恶媳的背后,往往不是站着一个恶男,就是站着一个奴才。

女人的恶,大都是男人所豢养的,是从男人心中释放出来的魔鬼。

 

我大声地朗诵着《大堰河,我的保姆》,不知道泪水已经滑落满脸;

一个小孩无声地听着我的朗诵,不知道自己的泪水也已经滑落满脸……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