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书生本色是侠士(一)  

2009-06-15 13:03:33|  分类: 并非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歌当哭谭嗣同

 

或啸聚山林,隐于水浒,专一杀富济贫,除暴安良;或行走江湖,放浪形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或因声气相投,便成兄弟,歃血结盟,敢为知己者死;或来无影去无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留下传奇,飘然而去——这便是侠罢?

整日埋首故纸堆中,青灯黄卷,子曰诗云,白首为功名;笃信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常常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有时可以神游八极,往往手无缚鸡之力;君子动口不动手常挂嘴边,一声响雷便能吓掉半拉魂儿……这是书生了。

侠士与书生,初看,有如水火不相容,冰炭难同炉;再看,原是水乳相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些读书人,骨头甚至比侠士还硬。

“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是我今生第一个所崇拜的人。记得小时候听王刚演播长篇小说《谭嗣同》时,少年的热血常常激荡在心头,少年的热泪怎么擦都擦不干!时隔20多年后,当昨晚在大雷雨声中再一次重读这个对我产生重要影响的儿时英雄时,我的身心依然颤栗不已。

一些资料在介绍谭嗣同青少年时期的志趣时,通常这样描述:善文章,好任侠,长于剑术。因为仰慕那些草莽英雄,谭嗣同并且与北京著名的侠客“大刀王五”结为终生不渝的生死弟兄。谭嗣同生命的琴弦虽然只弹奏了短短的33年,但这33年却胜过人生300年——而且越到最后越激越,越悲壮,是另一曲绝响《广陵散》。

因为渊源也深,游历甚广,学养深厚,鼓吹革新,卓有所成,谭嗣同经人推荐,应诏抵达北京,为光绪皇帝所厚爱和倚重,被授予四品军机章京,与杨锐、林旭、刘光第同参预新政,时称“军机四卿”,随后与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提出了变法图强的维新主张。光绪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三日(1898年6月11日,夏历戊戌年),光绪皇帝采纳了康、梁等人的一系列变法主张,下诏定国是,连续颁布了数十道维新法令,为以慈禧为代表的顽固保守派所不能容忍。维新变法仅进行了103天,即被慈禧发动政变一举剿灭,光绪皇帝被囚瀛台,维新派人物纷纷被捕和遭到诛杀。这便是我们所熟知的“百日维新”,又称“戊戌变法”,“戊戌政变”。

政变发生时,谭嗣同从容凛然的表现令人肃然起敬之余,禁不住扼腕再三,拍案再三!且看梁启超在其作《谭嗣同传》一文中的有关记载——

“……至初六日(即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六日,引者注)变遂发。时余方访君寓,对坐榻上,有所擘划,而抄捕南海馆(康先生所居也)之报忽至,旋闻垂帘之谕。君(即谭嗣同,引者注)从容语余曰:‘昔欲救皇上既无可救,今欲救先生亦无可救,吾已无事可办,惟待死期耳。虽然,天下事知其不可而为之,足下试入日本使馆,谒伊藤氏,请致电上海领事而救先生焉。’余是夕宿日本使馆,君竟日不出门,以待捕者。捕者既不至,则于其明日入日本使馆与余相见,劝东游,且携所著书及诗文辞稿本数册家书一箧托焉。曰:‘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今南海之生死未可卜,程婴杵臼,月照西乡,吾与足下分任之。’遂相与一抱而别。初七八九三日,君复与侠士谋救皇上,事卒不成。初十日遂被逮。被逮之前一日,日本志士数辈苦劝君东游,君不听。再四强之,君曰:‘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卒不去,故及于难。……”

这其中,谭嗣同曾经提到的“昔欲救皇上既无可救”,指的是这么一件事:

谭嗣同等人参与新政时,得知慈禧太后等人早有密谋,要在当年秋乘光绪帝去天津阅兵时发动兵变,废黜光绪,扑灭新政。为救光绪,谭嗣同错把居心叵测、手中握有重兵的袁世凯引以为同志,要袁带兵入京,除掉顽固派。“初三日夕,君径造袁所寓之法华寺,直诘袁曰:‘君谓皇上何如人也?’袁曰:‘旷代之圣主也。’君曰:‘天津阅兵之阴谋,君知之乎?’袁曰:‘然,固有所闻。’ 君乃直出密诏示之曰:‘今日可以救我圣主者,惟在足下,足下欲救则救之。’又以手自抚其颈曰:‘苟不欲救,请至颐和园首仆而杀仆,可以得富贵也。’”(梁启超《谭嗣同传》)。

言辞之烈,意气之重,为国为君死命的气概,可见一斑。

在狱中,谭嗣同曾在墙壁上题下了这样一首著名的诗篇:

望门投止思张俭,

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有人说,其中的“两昆仑”,一指光绪帝,一指“大刀王五”。但梁启超则断言,是“盖念南海(即康有为先生,引者注)也。”

1898年9月28日(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十三日)谭嗣同与一批变法志士被斩于北京宣武门外菜市口。据梁启超记载,“就义之日,观者万人,君慷慨神气不少变。”

有人则这样描述刑前的谭嗣同,说其引颈就戮时,还在大声疾呼: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时光一去百余年,而今闻之仍教人热血喷张,不能自己,热泪迸流,长歌当哭……

事后,梁启超对谭嗣同视死如归的凛然气节,发出这样的慨叹:

“呜呼烈矣!”

……

昨晚再读谭嗣同,在热血之外,在泪光之外,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年的戊戌变法能够成功,今日之中国,又该是怎样一番气象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