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短笛无腔信口吹(三)  

2009-05-30 10:26:16|  分类: 小坐片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把青春裁为三截:

第一截,报效国家;第二截,赠给恋人;第三截,报答母亲。

最后如果还有剩余,那就把剩余的一点尾巴留给自己。

现在,我正进入第三截地带,回头一看,所剩青春已经不多,到时候,能否把握和消费,尚未可知——谁说这就是伤感?这是真正的快乐!

即便最后一言成谶,也了无遗憾。

 

人以这么几种形态存在:

一种人,只顾埋头赶路,不顾抬头看天。

这种人,用好听一点的话,通常被称作老实人;用刻薄一点的话,被叫做傻瓜。这种人虽不足以谋事,但可托付生命。

一种人,既能埋头赶路,又能抬头看天。

这种人,酸辛与责任同在,实干与担忧并存;是普通大众,也是社会脊梁。

一种人,不愿埋头赶路,只会抬头看天。

这种人,不靠劳动吃饭,却常常吃得肚满肠肥,过得比谁都滋润——世界上,这种人只要多存在一天,所谓的公平正义,就会推迟一天到来。

 

脸色可能是世界上最难调和的色彩,谁能准确地捕捉它,描绘它,表现它,我就把未来某一年的诺贝尔“美术奖”授予他。

 

只要不卑鄙,就有希望接近高尚。

 

男人的嘴,可以没毛,但不可零碎;男人的嘴一碎,“市场价”就下跌——你不怕丢人,俺这些爷们因为与你同性,怕捎带着脸红啊。

 

写到这里,赶紧打住,以免落个碎嘴男人的嫌疑。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