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最怕是车站  

2009-02-12 10:09:33|  分类: 心事如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过后,每天上班,我宁肯多绕一些冤枉路,也要有意避开好几处车站。避似乎又避不开,脑际、心里不时浮现出它们节后嘈杂杂、乱哄哄的样子。其堪称“惨烈”的场景,始终让我挥之不去,因而在昨天的日志《何日是归期》中,心有余悸地对此有过一鳞半爪的描述。

说出来未免有些矫情,也有失“阳刚”,或遭人取笑:回避车站,主要源于一个“怕”字。或问:一个大老爷们,怕啥不好,偏偏怕什么车站!车站又不是官场和领导,有什么可怕的?

话虽这么说,但多少年来,只要一提起车站,我就显得心虚气短。

自从十多岁第一次出门远行,我就开始与车站结下了不可调和的恩恩怨怨。那时,我对车站是感谢的。感谢它送我走上通往军营的青春壮美旅程。也是从那时起,我对车站同时又怀有一腔深深的幽怨——正是因为它的热情相送,才使得我一别慈母多少年,梦里都有唤儿声……

在以后的日子里,车站仿佛吃定了我:每年中,来来去去都要和它打几次交道——回乡探亲,假后归队——车站虽然能将我浓烈的乡愁短暂驱散,但车站很快又将我送回到正等候在原地的漫长的思念……在我眼里,车站像一个医术高明而医德低下的大夫,刚刚为我缝合了伤口,紧接着又向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车站之于我,有时是游子眼中的桥——从离别的那端,通往团圆的这端。但车站之于我,更多的时候则是西去的阳关古道,叠唱不尽的是,杨柳依依,驼铃声声;耳边有朔风劲劲,眼前大漠荒荒,——即便有酒,一旦酒入愁肠,瞬间也会化作滴滴相思泪……

——车站今天之所以如此触动我心灵的某处隐痛,是因为明天我又要再次远行。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