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想念东北  

2009-11-07 12:02:50|  分类: 遍地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以来,东北都在我的念中,近来尤甚——确切说,最近数月想念日深!

 其实,我与东北素昧平生,对她的全部认识和渊源不过会哼唱几句抗战流亡歌曲“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之类,或者小时候读过曲波的《林海雪原》,周立波的《暴风骤雨》等。知道那一片土地曾是辽金故都、满清发源地、傀儡断肠处,也曾多次陷入异族之手,被沙俄和日本奴役教化许多年,是民族的一道很深的伤口!造化弄人,历史多舛,也许没有辽沈大战的烽烟,就不会有如今的这一片锦绣河山!东北的土地肥美,有如黑金,盛产高粱、大豆、优质稻米;资源丰富,取之不竭,中国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稳固而富得“流油”、世界上最大的“综合仓库”,才显得如此气定神闲,昂首挺胸!那里大河密布,波浪翻滚,奔流着中俄两国人民共同的血脉;高山俊美雄奇,深藏多少古老而美丽的传说?那里的人们热情似火,侠肝义胆,男人高大挺拔,女人白净纯美……对东北的认识还有两个:在连队与我搭档多年的指导员来自沈阳;我从河南接的一个兵,退伍后回到了他父母所在的黑河一带……我对东北的认识似乎仅限于此,但我对东北的热爱绝不仅限于此,应该还有更多——那里的话好听,比之吴侬软语韵味更足,余味尤长,而且越往“东北”,话越中听!

 今年6月,我从郑州直飞哈尔滨,本来买的是中午的航班,原想这回可以狠狠地一睹东北的壮阔了,不曾想因为天气原因竟拖延至晚上八九点钟才冒雨冲上厚厚的云层。

 在从哈尔滨机场去市区的路上,出租车师傅用他尾音很长的东北方言义务为我们讲述了他眼中的东北,言语之间透着自豪和满足。在哈市的道里区大街上,天色向晚,一个高挑的女孩在旁若无人地打电话,还记得这么几句:

 “……我要的是天天能陪我的人,不是要天天不回家的人,你能给我吗?……”

 我听了,很感动地笑了。心想,东北女孩胆真大,豪爽,气派,不娇气,不做作,敢哭敢笑敢愤怒,真“哥们”!

 在市内的一家宾馆,吃过早饭,一个40多岁的大姐前来收拾卫生,看我正忙,笑盈盈地问:“先生,您这地板上要不要划拉两下?”

 这句话特别是“划拉”两个字把我逗得哈哈大笑。大姐见我笑,她也笑。真暖人!

 以我的经验,如果要了解一个地方或者一个城市的品味,只要接触一下这么几个人就够了:出租车司机,宾馆和饭店服务员,在大街上随机找一个人行人问路。在哈尔滨,这些我都体验过,我给哈尔滨100分!

 东北一行,前后不过几个日夜,但回来的这几个月以来,我对哈尔滨甚至整个东北一直深怀想念——我经常这么想,如果当初我当兵去了东北,一定不愿再离开,即便成为一个温饱无常的打工者也绝不后悔!

 前天我曾表达过这么一种情感:在我的精神世界里,遍地是家园——南京是,郑州是……哈尔滨是,整个东北都是!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满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