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阮郎归

莫问出处 无论归处

 
 
 

日志

 
 

遍地家园  

2009-11-04 20:57:21|  分类: 遍地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年走过不少地方,每到一地,当时并无特别的感觉和留恋,只是在时过境迁之后,忽于某一日蓦然回首,方才感到心中一动,一种对于故里般的思念之情,如秋风乍起,从季节深处沙沙而来……

  新兵连的最后一个月,部队决定将我们拉到长江北岸的江浦县一个军用农场驻训。凌晨5时许,我们100多名新兵全副武装,在霏霏细雨和纷乱的雪花夹击下,从紫金山脚下迅速穿过霓虹闪烁的南京城,上大桥,过长江,一路向北,向北……那里的条件之艰苦让人难忘,但最让人难忘的是来回路上,江浦群众自发组织起来沿途冒着雨雪给我们端茶递水、送煮鸡蛋的动人情景。自那时起,一提起江浦,我就会涌起一种家园感。

  某年春节刚过不久,我和另外两名战友奉命去江西吉安接兵。在一个叫做峡江的小县城里,我们受到了贵宾般的礼遇和亲人般的欢迎。江西“老俵”们用当年对待红军一样的情感对待我们,让人常生温暖和感动!

  一天夜里我们睡得正香,忽然被一阵惊叫和一片火光吵醒。我们没有半点迟疑,以紧急集合般的速度穿上军装,向着火光冲去。在一条铺着青石的小巷深处,一户人家的房屋正在噼噼啪啪的燃烧着。经过我们与周围居民的奋力扑救,火势得到了一定的遏制,房主家的东西也被抢出来的差不多了。大伙儿刚要松口气,忽听房主家的妇人失声惊叫起来——由于刚才被吓懵了,她此时才想起,她的一个3岁的孩子还在最里面的一间房屋里睡觉,大家只顾帮着抢值钱的物件,倒把真正“值钱”的孩子给忘了!

  我一听,热血忽然上涌,没有多想,也没来得及问究竟在哪一个房间,就一头钻进了仍在燃烧的房屋内。由于不熟悉屋内的情况,加上刺鼻的浓烟和未被完全扑灭的余火的炙烤,我艰难地摸索好一会,才在后来进来的其他乡亲帮助下,将那个已处于极度昏迷中的孩子找到。孩子的家人哭了,在场的“老俵”们却一片欢腾。后来,我们的事迹上了当地的媒体。我当然也高兴,不是贪图那一点虚名,而是觉得自己和战友们终于有了一次可以回报老区人民热情相待的机会。

  当我们带着二十来个峡江子弟登上轮渡,启程回部队时,全城百姓几乎倾城而出,渡船离岸的那一刻,黑压压欢送子弟光荣入伍的人群忽然一片呜咽,这声音一直在奔腾的赣江水面上跟了我们很远——在他们中,我仿佛突然又看到了母亲,姐姐,哥哥,以及许许多多家乡的父老乡亲,泪水袭来,汹涌澎湃,我把它悄悄交给了赣江收藏……

  在湖南,在四川,在河北,在福建,在浙江,在东三省,在……,到处都曾留下我的脚印,我常常在心里说,亲爱的,你,你,你,也是我的家园,尽管埋我胎衣的只有一个地方……

  到处有故乡,遍地是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